日短天长

[太中]自杀者之歌 2

前警察现连环杀手太宰和他昔日的搭档警察中也

 

 

#

 
 

神经病都有自己的逻辑。

想要抓到他,必须理解他,并深入他的世界。

 

理论是这样,可在实践上,中原是完全做不到的。他在犯罪心理学方面没有专长,虽然参加过局里的培训,可他对此毫无兴趣。专家在讲坛上侃侃而谈的时候,他把脸藏在帽子的阴影里昏昏欲睡,坐在他边上的太宰倒是神采奕奕,双手托着下巴,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甚至还会偶尔在本子上记上几笔。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趣——童年的创伤会造成巨大的……哈?”太宰用笔尖戳了他一下,“暴力和性欲的关系也有点意思,他们总要给认为不合理的事情找点借口。”

“什么?”他半闭着眼睛,手揣在裤兜里,整个人快从椅子上滑下去了,“你怎么看?”

“我就这么看,他根本不了解。”太宰伸手把他拽起来一点,凑在他耳边说,“人不能装到框子里面,或者像便利店的商品一样分类摆放,也许正常人都差不多,但是不正常的那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中原敷衍的点点头,哼了一声表示自己还醒着。

太宰最后总结了一下,“不过还是有收获,可以了解到正常人是怎么来解释不正常的。”

然后睡够了的中原和听够了的太宰一起愉快的吃了午饭,并且翘掉了下午的培训,找了个案情紧急的借口,两人一起逃之夭夭。

 

他从就不擅长揣摩别人的心理,也不喜欢这么做。

以往和太宰搭档的时候,基本都是对方分析资料研究嫌犯制定计划,中原则靠着直觉四处乱逛踹门打人——他简直爱死这种模式了。

 

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搭档了。

他现在正要去把那个混蛋抓回来,狠狠的揍一顿。

 

中原扶着方向盘,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把车慢慢靠到路边,翻看着带出来资料,在地图上做着标记。出城之前他已经选定了大致的方向,猜测太宰是一路向南。不论是在做搭档的时候,还是太宰离开之后,他都不曾理解对方的精神世界。但是他有自己的方法,中原中也毕竟是个技术娴熟的警察,即使不了解太宰神奇的思维模式,他也相当熟知对方行为习惯。

 

用手指沿着国道寻找那些代表自杀女性的红点,按照时间间隔和太宰的爱好——想到这个词他有点作呕,太宰选择的那些女性无一不是身材娇小,有着一头栗色的短发,五官各有不同但都是美人,经济条件优渥的美人。他只需一眼就能从一堆照片中辨认出来,哪个女人是太宰的目标,这些女人的外表总有些地方微妙的像他,把几张照片一字排开,他简直怀疑其中有几个是他的姐妹。可抛开外形,特质又一点都不像他,以至于在局里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这点。

 

他紧紧盯着这些陌生女人,透过单薄的照片,她们的眼中露出的都是那种太宰所谓的“不正常”。

 

这种“不正常”明显的和太宰一模一样,可除了他,谁也看不到。

 

太宰来警局的时候,他正好去欧洲帮助追查一个跨国案件,半年以后回来,就被告知自己配到了一个新搭档。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正在躲楼梯里抽烟,一个棕发的瘦高青年推门进来,笑眯眯的对他招手:“中原中也?别人告诉我能在这儿找到你。”

“你是谁?”对方站在楼梯的高处,这个视角令人生厌,他抬头瞥了一眼,就没有再看。

“太宰治,你的新搭档。”那人走下来,对他伸出手,看他没有握手的意思,就收了回去,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磕出一根叼在嘴里,“借个火?”

“没有。”他拿起自己放在窗台上的打火机装回兜里,毫不客气地拒绝。

“没关系,这样就行。”太宰径直无视了他的拒绝,低头凑到他跟前,把烟对过去,深深吸了一口,而后直起身,“谢谢中原君,我们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

 

对方凑过来的时候,他瞥到了领口露出的绷带,而后视线落到手腕,那里也一样缠着……他心中闪过莫名的念头,抬眼直直的对上太宰的眼神。

太宰正眯着眼,察觉到他的目光,睁大了眼睛和他对视。

也许有一两秒,也许只是一刹那,他迅速别开了头。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他立刻意识到了这点。

中原僵直了身体,一言不发,就这么看着太宰走上楼梯。

 

——那双棕色的瞳孔中,什么都没有。

 

他不知道太宰这种危险到完全不明的人怎么能在警局一路升迁,以至于后来全局为了太宰从警察摇身一变成为凶嫌争论不休,他在心中怀着“呵呵”的冷笑,暗暗想着那是因为你们都瞎。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是个神经病的家伙,居然能通过局里每年的心理测评。

 

其实两人熟悉了之后,他问过太宰这个问题。

 

一次监视任务的期间,窝在狭小的车里超过二十个小时,中原抽掉了整整一包烟,全身酸痛,烦躁的快要发疯。太宰坐在他边上,居然还能悠闲的把买来的三明治拆开,向里又夹了几片生菜,然后把剩下的往他眼前递了递过去,问他要不要。

中原根本就不知道到这半颗生菜是从哪来的!

“你这么有病,别人怎么都看不出来?”他抓过来,直接掰了一片塞到自己嘴里。

“嗯?当然看不出来。”太宰把内涵丰富到溢出的三明治用力捏住,咬了一大口,“因为我很普通,完全遵守正常的模式,能看出我不正常的你才不正常。”

“啧,真脏!”中原扯了张纸擦掉喷在自己衣服上的碎屑,看了看撑得鼓鼓腮帮,嫌弃的决定结束这个话题,“好好吃你的东西吧,吃完再说。”

吃完之后,他们飞快地冲下车,抓住了终于现身的嫌疑人。

 

他后来再没提过这个话题,但某日终得到了答案。

 

也许这就是天赋。

如同太宰有掩饰自己的天赋,他亦有针对的天赋。

 

以至于除了他,根本没人把这些自杀身亡的女人和太宰联系起来。

相似的类型,出于他的直觉判断。

 

现在他的证据也只有这些,离开本地之后,太宰似乎小心了起来。和很多踏上旅程就开始末路狂欢的连环杀手不同,太宰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之前还能在死者的住所找到指纹和生活痕迹,可之后的数起案件,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几个女人的生活中有多出一个同居者。而且也许是在陌生的城市需要多一点时间,案件的间隔也从半个月延长到了将近三十天。

 

“你们到底是怎么凑到一起的?”他把照片拢起来,放回档案夹中,手伸出窗外弹了弹烟灰,把地图再一次起来,在方向盘上展开。图上特别圈出来的几个地点,连成一条断断续续的线,蜿蜒向南,“是这里吗?”他盯着曲线尽头的一个空白,用手指敲了一下,纸张发出一声哗啦的脆响。

 

中原叼着烟沉思片刻,把地图甩到一边,换挡,踩下了油门。

 

打着休假的名目,他开始没日没夜的赶路。期间偶尔休息几个小时,洗漱一下。时间紧迫,离开了警局之后他已失去了新的案件线索,如果太宰决定在某日结束新一次的同居生活再次出发,他将得不到任何消息,只能无功而返。

 

一趟徒劳的穿越大陆之旅,这可和中原的目标不符。

他对自己的直觉判断无比肯定,决定不在路上花费打听询问的时间,直奔最后的终点——如果他真的选错了路线,那这个世界上大概再没有人能够找到太宰治。

中原相信自己的拳头,一定能够砸到他那张笑嘻嘻的脸上。

 

四日之后的傍晚。

他看着前方的标志,这是地图上那条蛛丝末端的最后一个红点——夕阳下安静的小镇。

为太宰而死的,是个经营书店的漂亮寡妇。

 

 

 

-待续-

评论(3)
热度(117)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