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自杀者之歌 4

前警察现连环杀手太宰和他昔日的搭档警察中也

 

 

#

 

 

 


在镇上徘徊到中午,中原一无所获。

书店已经关门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开放,或许它会被人买走,改成一间游戏厅或者超市。

他围着附近的街道绕了一圈,随便找了几个人问了问。中原的警徽留在局里,实际上带了也没用,反而会被当做外来的敌人,更干脆的拒绝。当陌生人打听镇上十几天前自杀而死的寡妇时,小镇居民有一种自发的醒觉性,被问到的人都对此事含混不清,用一种可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中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加上他总戴着那顶帽子还有手套,长风衣的外套,外地的口音,在这里显得十分扎眼。他五官漂亮且锐利,并不是很有亲和力,不太能引人热切的闲谈。

 

对此中原有自己的办法,他拐进一间酒吧,一杯酒还没喝完,就跟那个像看到肉骨头的狗一样盯着他不放的女招待搭上了话。

“你说前几周有个外地人来过?”中原很快就问到了想要的信息。

“嗯,不知道他怎么来的,我在书店看到过他。”女招待趴在柜台上,试图压低自己的领口,“其实这儿路过的人不少,但我一直记得他,就像你说的,长风衣,棕头发,挺瘦的。那个男人长得真不错……”

“你说是在书店?他来喝过酒吗?”他显出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倒不是装出来的,对这种女人他总是不太有耐心。

“没有,我在书店也看到过他两次。”女孩咬了一下嘴唇,她看起来年纪不大,这动作像是小孩子那种下意识的习惯,“不知道他从哪来的,估计是来书店推销图书的销售员吧,我倒是想跟他搭话来着,可他一直盯着珊迪。”

“那个自杀的店主,呵。”中原又喝了一口酒,味道实在一般,“那个男人住在哪?什么时候走的。”

“我不知道,都说了,只见过两次。”女招待的眼睛很圆,像小牛犊那样湿漉漉的,可惜化了很浓的眼妆,把吸引人的纯真感都毁了,“也许他在书店过了一两夜?珊迪倒是幸运,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死。”

“嗯,谁知道呢?”中原屈起手指,在吧台上轻轻的敲着,这个女孩根本不知道自己和恶魔擦肩而过,她才是幸运的那个。得到答案之后,他已经失去了继续呆在这里兴趣,不管是女人还是酒都太差劲,中原无视她不停暗示,连敷衍都懒得奉上,直接付了钱转身而去。

 

太宰确实来过这里,他的判断没有错。他早就猜到太宰是搭车前进的,这种镇子太小,开车的旅行者总会被不少人注意到,只有搭车才能在案件发生的前后悄悄进出,保持尽量少的社交,掩饰行踪。

唯一猜不透的,就是太宰怎么选择目标,又是怎么让目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自杀的。

他不打算再休息,准备立刻赶往最后的目的地。

那是个南部的中型城市,找起人来可没这么简单了。

 

#

 

太宰靠在软垫上,晒着太阳,手里拿着一个电脑。他身处一个三层房子的阁楼上,房主是个娇小的单身女人,栗色的头发本来快到后腰,遇到他之后就剪短了。

此时这个女人正站在楼梯口,端着一盘水果,安静的注视他。

 

当时他搭车进城,刚下车就看到这个女人站在街角哭泣。

太宰适时地走上前,帮她捡起掉在地上的纸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过去。

自然而然的,他们搭上了话。太宰陪着她去酒吧坐了一会儿,讲了一段悲惨的经历,当然不是他本人的。不过是他以前处理的某个案子,把凶手悲惨的童年安放到了自己身上。他从不对女人讲述真实身世,一方面他的过去并没那么引人同情,另一方面,他对自身没什么真情实感,反而是听来的故事,他更能演绎的令人落泪。

女人很快流着泪,带着怜爱之情投入他的怀抱,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被包养照顾的对象。

太宰似乎有一种天赋,当他不想引人注意时,就可以变得很普通,几乎没有人会特地打量他。可他要是想讨某个人的喜欢,就会让人难以拒绝,移不开眼。

 

“怎么了?”太宰合上屏幕,问她,“不是说约了客户吗?怎么回来了。”

“刚才路过水果店,看到葡萄挺好的……”女人羞涩的笑了一下,把盘子端过来,放在一边的矮几上,“还有一点时间,就拿回来给你。”

“嗯?”太宰伸手拿了一颗葡萄放到嘴里,“是不错,多谢你。”

“那你多吃点。”女人凑过去,太宰在她的脸侧留下一个吻。

“好的,我一定都吃完。”太宰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柔软的手感令人爱不释手,他盯着绕在自己手指上的栗色发丝,愣了一下收回手,“快去吧,我等你回来。”

女人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留恋的回看他。

太宰露出笑容目送她,等到她彻底消失,他的脸上的温柔瞬间消失不见。这个女人的外表是他中意的类型,但眼神中总是透出令人厌恶的疯狂,相较起来,他更喜欢那种被悲伤萦绕的人,可惜这已是他在这个城市所能找到的最合适人选。

 

太宰望着窗外,等到那个女人开车离开,他再次打开电脑。

地图上,那个闪动的红点正沿着国道,不断逼近。

 

——中原中也。

他伸手去摸屏幕上的点,好像可以透过电子信号,直接碰到那个人。

 

正如中原一直追踪他,从旅行开始,他就连上了很久以前安装在中原汽车GPS上的后门,每天都要看几次,可惜几个月过去,小矮人一直在城内徘徊,毫无异动。太宰几乎要对此失去希望,他想到自己会终无所获,只能在旅途的尽头独自与这个陌生的世界诀别。或许他对中也一厢情愿的期待只是个笑话,是他对未来仍怀有幻想而得到的冷酷嘲讽。

太宰不能理解,他只能猜测,按照正常人的方式推测自己哪一步做得不对,为什么那个嫉恶如仇的火爆执法者没有追踪而至,是留下的线索太过晦涩,以中也的智商无法领会,还是中也已经把他抛诸脑后,当成悬案塞进了档案室厚厚的灰堆中。

自己的杰作被装在一个破烂箱子里,摆在档案室的架子上发霉,他一想到这个情景就感到失望,也许芥川作为弟子能在他死后的某一年想起来要为此事画上一句号。或者以后能有人发现他的尸体,如果运气好他还能在自然的利齿下残留标识身份的信息,中也得到消息之后,会把他收敛起来安葬。

胡乱的想了几日,太宰也没得到答案,不过这种对于死后的胡乱猜测倒是给他带来了许多乐趣。

 

毕竟他曾很认真的拜托过。

 

“某天要是有人找你认领我的尸体,就帮我找个地方埋一下吧,葬礼就免了。”当时他们正在停尸房看一具无名尸体。

“你要去死吗?”中原翻着验尸报告,头也不抬,“要自杀就赶紧。”

“真是个无情的小矮人。”太宰抱怨着。

“快去吃毒苹果吧,公主。”中原对这种毫无意义的对话倒是兴味盎然,“等你死了我倒是可以拖着棺材去帮你找个王子,非洲部落的那种你喜欢吗?”

“不用王子,你直接把我埋起来就好。”太宰笑着,一边查看尸体的手指和关节,“莫非中也舍不得我死?”

“呵,我觉得你烂在地里会污染整个墓地。”中原在胸口比了一个十字架,“上帝会责罚我的。”

“那你就把我烧了,然后扔到海里去吧。”他打开尸体嘴看了看,然后站直伸手比了一个圆圈,“我喜欢夏威夷的海葬,围成一圈撒花那种。等我死了,你可以带着我的骨灰去夏威夷度假。”

“你是想要我这辈子都不能吃鱼了吗?”中原翻了下白眼,把报告递到他手里,“注意看第三页。”

“哎,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他翻着报告,回了一句,”我死了你还有心情吃鱼?”

旁边正在另一具尸体的腹腔里摸索的尾绮举起满是血迹的手指着门口,忍无可忍的对他们说:“安静的,滚出去!”

然后他们就滚了。

 

他有点怀念那段时光。

 

直到四天前的下午,他兴意阑珊的例行打开程序检查,突然发现中也在国道上飞驰,他们的距离正迅速缩短。太宰的心猛地收缩,他觉得自己有一会儿忘了呼吸,或许是缺氧,甚至有片刻的昏厥。之后他迅速恢复了神智,头脑无比清醒,即使依然碰触不到真实的那边,但对这个世界的体会第一次如此清晰。

这感觉太过美好,以至太宰笑出了声。

 

中原仿佛一只离弦的箭,一颗出膛的子弹,对自己的方向毫无游移,日夜不停,坚定地飞驰而来。

越来越近。

 

“中也,欢迎。”他露出愉悦的表情,站起来伸开双手,对着虚空做了一个等待拥抱的的姿势。

 

 

   

-待续-

 

 

已被这对有病情侣榨干……快点结束吧


评论(16)
热度(118)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