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自杀者之歌 5

前警察现连环杀手太宰和他昔日的搭档警察中也

  
 

 

   

最后一程顺利极了,中原一路飙车,接近答案的快感令他迫不及待,把预计的时间整整缩短了三分之一。进城之后他从后视镜看了一下自己满是血丝的双眼和眼下的青黑,昨日短暂的休息并不足以弥补数日赶路带来的疲劳。虽然精神亢奋,他还是决定先放松一下。多亏心中郁结的怒气,忍受了连续几日垃圾的饮食和糟糕的住宿,甚至任凭自己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现在该是好好休息和准备的时刻。

挑选了一家高级酒店入住之后,中原立刻好好洗了个澡,被温热的水包围着,轻飘飘的感觉让他差点在浴缸中睡着。之后他嫌弃的把那些穿过的衣物全部塞进洗衣袋,叫了客房服务,点了晚餐和一瓶上好红酒。

 

这是一个不算小的城市,他对此地一无所知,失去了警察的便利,没有同事的帮助,要在这里找一个人无疑大海捞针。怎么把太宰揪出来,中原对此毫无头绪,实际上从出发开始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有些事情一旦想得太多,就连第一步都迈不出去了。

 

吃过晚饭,中原端着酒杯站在落地窗前。

此时才刚过六点,天空尚有些微明,可以依稀看到整个城市的轮廓,他有些恍惚,也许是骤然松弛之后疲倦,也许是对未来的茫然。中原缓缓的喝着酒,微醺的感觉渐渐涌上来,窗外的灯火一片片点亮,他眯着眼睛,享受这片刻的自在与安宁。

 

第二天一早,他叫了早餐,之后就端着咖啡靠在沙发上一边查地图一边搜索这个城市的情报。

一直等到服务员送来了熨烫好的衣物,他才开始不慌不忙的打理外表,把衬衣马甲风衣一件件穿好,将半长的头发从领子里挑出来精心的弄好了发型,把手枪贴身带好,抖直了裤缝,又把皮鞋上的灰尘擦净。

中原看着镜子里的脸,一夜好眠已经让眼中的血红消退,昨日那张满是愤怒与疯狂的陌生面孔仅仅是个幻觉。仿佛之前连续几十个小时的狂奔就是为了此刻的从容,他调整了一下领口敞开处的褶皱,满意的笑了一下,戴上帽子,往外走去。

 

从洗车店出来,中原开着车在城里绕圈。

太宰治不会住在太乱的贫民区,也不会选择特别高档的社区。他喜欢独立的房子,最好有个干净敞亮的阁楼,能被太阳照到,不要特别奢华的大房子,也不能是破旧的老屋,满足这些条件的单身女性偏爱的居住地。中产以上,街道干净,治安优良,交通便利,医疗,购物……中原按照他所知的情况,已经对照着谷歌到的资料,在地图上划定了几片区域。

 

他凭着直觉一路至此,已用完了自己掌握的所有情报,如今所能依仗的,仅剩运气而已。

 

#

 

太宰难得起早。

他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女人正在厨房做早饭,看到他衣着整齐的出现在在面前,惊讶的差点把锅里的煎蛋翻到地上去。

“早上好。”太宰对她亲切的问好,拿了杯子去倒咖啡。

“今天这么早?”女人愣了一下,急忙关上火,去接他的杯子,“没想到你会起,咖啡还没煮,我马上就……”

“没事,我去外面转转,好几天没出门,也要活动一下。”太宰抓着她伸过来的手腕,把她拽到怀里吻了一下,“不用忙了,你去工作吧。”

“有想买的东西吗?”被他放开之后,女人急忙要去手提包里拿钱包,“要多少钱?”

“我还能真的靠女人养吗?”太宰笑了笑,把她拉了回来,“我带了钱,足够用了。”

“可是你之前说身无分文?”被揽在怀里,她忡愣着伸手摸了下太宰的脸,“我以为你……”只有我可以依靠了呢,这句话她没说出口。

“嗯,当时是身无分文,多亏你收留我。”太宰安抚的拥抱了她,然后放开,往门口走去。

“你要走了吗?”女人突然冲上去,抓住他的手臂。

太宰背对着她皱眉,然后侧过身笑着把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我想去上次你说的那家店喝点咖啡,再去趟图书馆。”

“图书馆……”她喃喃的松开了手,反握住太宰,突然热切的问,“我陪你去好不好?不是,我送你去,图书馆有点远的。中午我们可以一起去吃饭,我知道有一家餐厅的海鲜特别好吃……”

“我自己去,亲爱的。”太宰看着她喋喋不休的嘴,伸出一根手指按在上面,露出微笑,“你还有你的事情呢,别为了我放下你的工作,我会不安的。”

“可是,我愿意做这些。”女人的眼神简直亮的快要烧起来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愿意。”太宰从门口的架子上拿起外衣,再次俯身吻了一下她,“给彼此一点距离,保留神秘感不好吗?不要担心,我会回来的,你在这里,我还能去哪呢?”

 

门在身后关上了,太宰一边走一边把手从风衣的袖子里伸出来,他拽了一下领子,若有所觉的回过头。即使看不到,他也知道门镜后面有一只眼睛正紧紧盯着。

太宰对着那个黝黑的小孔天真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

 

中原在一家咖啡店外停好车,进去要了杯咖啡。

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他喝了几口,又端着杯子走到了外面,点了支烟。

过去的一个小时,他扫着路边的每一幢独立住宅,特别是那些有宽大窗户的阁楼,期待着某一户的门突然打开,走出一个符合模式的女人,最好能从门里直接跳出那个满身绷带的精神病。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把烟头碾灭,和空杯一起丢进垃圾桶,中原伸展了一下手脚,再次回到车里。

他插上钥匙,正要点火,突然察觉到微弱的呼吸,近在咫尺。中原面不改色的维持着自己的姿势,左手慢慢的伸到怀里,握住了枪。

 

“中也,不要动。”从身后伸出一只手,穿过他的腋下压在腰侧,按住了他的枪,“如果你把它拿出来,就会死哦。”

“是你……”他有一瞬间的惊讶,之后迅速抽出枪,侧身指向后排座,“你吓唬谁呢,青鲭?”

“哎,好久没听到你这么叫我了。”太宰摊着手,果然并没有武器,“看来心情不错嘛。”

“我心情当然很好。”中原咬着牙,脸上带着有些恶意的笑,“没想到你会自动来送死,倒省了不少麻烦。”

“我一直在等着你来……太无聊了,之前的那些我已经厌倦了。”太宰双手在胸前并拢,把指间抵在下巴上,“中也,我期待着你带来新的乐趣呢。”

“我也很期待。”中原把枪往前送了送,枪管抵着太宰的眉心,“特别期待看到你被铐上手铐,不过在那之前,可能我的拳头要先问候你一下,它太想念你了。”

“你要抓我?不是杀我?”太宰睁大了眼睛,对紧贴着自己头骨的冰冷金属毫不在意,“我有点失望啊……你居然那么天真,以为我会被审判?”他舔了一下嘴唇,然后翘起嘴角露出牙齿,“小矮人,你没有证据,而且你在这里没有司法权,不能抓我。”

“那些死去的女人就是证据。”中原的手稳稳地举着,手指压在扳机上,“我会把你带回去,你最好是自愿的,否则就只能被我塞在后备箱里了,这段路程可不算短。”

“我没有犯罪,甚至连检察官都来不及见到,就要被送出警局。”也许是等了很久,太宰对中原表现出异常的耐心,解释道,“那些可怜的女人,每一次我都在她们死之前离开了,这有证据。你知道的,否则就有通缉令发出来了。”他把手按在枪筒上,凝视着中原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你早知道的,中也。我不会被抓住,你在虚张声势。”

“我知道。”中原不为所动,依然维持着扣扳机的姿势,他早猜到太宰不会认罪,所以特地准备了这把无法追踪的枪。也许这枪用不上,太宰的身手比他差的远了,想到可以在结束一切之前尽情的殴打对方,他眯起眼睛,惬意的盯着太宰,猜想折断那修长四肢时骨头会怎样的脆响,“也许我抓不到你,但可以杀了你,这不就是你期望的吗?”

“没错,这是我期望的。”太宰望着他,眼中有一些难以言述的东西渐渐弥散开,“但你给不了我,中也。”

“这个城市也有一个女人。”

“如果我没有活着回去,她会死。知道我被抓走了,她会死。看到我受伤了,她也会死。”

“和以前那些女人一样。”

 

“有我知道她在哪。”太宰露出了重逢之后第一个真正的笑容,他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说,“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无辜女人。正义的伙伴中原中也,你打算任她去死吗?”

 

中原的瞳孔骤然收缩,那个笑容令他全身冰凉,心底却有一股怒火烧得发烫,他有一种冲动,要不管不顾的扣下扳机,结束这一切。但他的手开始发抖,肌肉僵硬,枪变得无比沉重,不是为那个女人摇摇欲坠的性命,而是太宰眼中涌出的满足。

太宰在享受这种境况,冒着危险精心的布局,踩着死神的镰刀与他对峙,逼迫着他做出选择。实际上,他根本没有选择,从最开始,这就是一个陷阱。当他把死者照片并列排开,也许更早,在凝视着第一个死者从腐叶间露出微卷的栗色发丝时,他就已经踏了进去。他也许可以下定决心杀死太宰,但无法听凭再一个女人死去,并不是正义感,这是他身份所赋予的职责。意识到这一点,中原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枪慢慢收回来,别回自己的腰侧。

 

“你要去哪?我带你一程。”他转回身,若无其事的发动了汽车,把手搭到方向盘上,似乎后面坐的只是一个搭车的普通朋友。

 

太宰报出一个地址,从后面凑上来,手臂环过他的身体,扯着安全带帮他插到侧面的锁扣里。

“注意安全。”太宰的脸贴在他耳边,显得十分亲昵,“这很重要。”

“少废话,快点坐好。”中原冷着脸,瞥了一眼他动作间从手腕上露出来的绷带。

“我在那里藏了一瓶好酒,请你喝。”太宰坐回去,松弛的靠在座椅上,温柔的说,“你会喜欢的。”

   

   

  

   

-待续-

出去浪回来一直在赶,手速不够迟了几秒,520快乐,谢谢喜欢看此文的姑娘们,给你们比心❤

(中也,也祝你快乐❤)

评论(8)
热度(113)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