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自杀者之歌 6

前警察现连环杀手太宰和他昔日的搭档警察中也

 

 

中原坐在一个装潢典雅的客厅中,正对面的壁炉打扫的十分干净,上方挂着一幅优美的风景,画的是夏日清潭,台子上摆放着一对精美的花瓶,左边的瓶子里,插了一支纤细的玫瑰。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太宰嘴角挂着淤青,正在从墙边的柜子里往外拿杯子和醒酒器。


二十分钟之前,太宰搭着他的肩膀,有说有笑的走向这幢房子,不论是谁看到当时的情形,都会以为他们是一对亲密的友人。他回忆着开过来的路径,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这条街道,两边都是一个多世纪前的老式建筑,高矮不一,装点着艳丽的色彩,带着南部特有的活泼。这里远离市中心,斜对面边有一家咖啡店,再隔几栋房子,是一家旧物商店,街上没什么来往来,十分安静。


“这是你现在住的地方?”中原在门口停住脚步。

“哎,你猜?”太宰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钥匙,仔细辨认了一下,插进锁里。

“不是。”对方的手臂用力勾着他,几乎大半的体重都压在他身上,这姿势令中原有些难受,“你不敢带我去的。”

“哎,小矮人学会激将法了。”厚重的门发出吱吱呀的响声,太宰揽着他往里走,“其实带你去我的住处也无所谓,不过还是这里比较好——相信我,你不会喜欢一个单身女人的家。”

中原进门之后终于按耐不住,他撕掉脸上的笑容,飞快的侧身,用手刀击上太宰腋下的软处,另一只手去扣横在自己肩上的手臂。

“一言不发就攻击,太卑鄙了。”太宰闷哼了一声,往后闪躲。

“卑鄙?”中原冷笑着,抬起右腿扫过去,直接踢向太宰的侧脸,“人渣居然知道这个词。”

“你的态度不太好啊。”太宰抬手架住了他的腿,反手想要托他的脚踝。

中原脚跟向下,用力磕在他的肩上,腰身一挺,身体向后折成一道危险的弧线,另一条腿平地弹起,带着风声,重重踢在了他另一边的脸上,双脚顺势绞上他的脖子,把他掀翻在地。老旧的木质地板发出一声钝响,在挑空的客厅中变得格外巨大,就像投下了一颗沉重的炮弹,整个房屋都随之震颤。

“打败你太容易了。”中原慢慢站起来,扶了一下帽子,看着躺在地上,半边脸差点被他踢碎的太宰,他猜对方盖在纱布之下的漂亮脖子一定也疼痛不已,“也许我应该再用力一点,直接拧断你的脖子。”

“中也……”太宰的声音有些发哑,他望着中原得意的表情,扯着疼痛的腮帮笑了一下,“你满意了吗?”

“还差得远呢。”中原抬了抬下巴,说,“你的酒呢?”

 

1980年的柏图斯。

中原看着太宰从地下的酒窖里取来这瓶酒,放在他面前。

“你来开?”太宰问,他的右脸还着可笑的肿,说话的时候有点含混不清。

“嗯。”中原点了点头,去厨房仔细洗好手,把瓶子转着看了一圈,拿起小刀慢慢的沿着封口切割,他对此格外有耐心,甚至会尽量把这个过程放慢。揭去瓶口上端的封装,稳稳地把螺旋锥拧紧软木塞,然后一点点拉出来,轻轻左右晃动,直到瓶塞离开瓶口,发出一声轻轻的“啵”,就像是情人贴在耳边隐秘的喘息,而这是属于美酒特有的呻吟。

他靠在沙发上,空气中已经有酸涩的香气从那个深邃的圆形孔洞中渐渐溢出,中原安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等待太宰把杯子摆好。

“怎么样?”太宰在他旁边坐下,专注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那是种带着些许满足的闲适,和刚才动手时的凶狠截然不同。“果然,抓到你了”太宰心想。

“酒很好。”中原没有动手,依然维持着靠坐的姿势,不紧不慢的说,“但我不明白你的目的。”

“你想要杀死我,我打算收买你,就这么简单。”太宰耸肩。

中原斜睥了他一眼,说:“我会这么容易被收买?”

“效果不错,你看。”太宰从桌上的冰桶里捞了几块冰敷在脸上,冰冷和疼痛夹杂在一起,让他的笑容有点变形,“刚才你把我打成这样,至少现在我们可以平静友好的交谈了。”

“交谈的时候,我仍在想怎么把你的头拧下来。”中原抬起下巴,勾了勾嘴角,盯着太宰的咽喉,那里正好滑动了一下,白色的绷带上下起伏,让他克制不住的想要把手覆上去,用力捏住。“一个善意的提醒,回报你的款待,太宰。”他放下杯子,双手在膝盖上交叉,互相用力,克制着自己的想要再次攻击的冲动,“如果仅仅是这瓶酒,你的安全时间很快就要过完了。”

“不止这些。”太宰笑起来。

 

确实不止——他准备的非常充分。

脱下风衣系上围裙,亲自下厨煎的牛排,火候精准,味道上佳。

中原一直盯着他在厨房忙碌背影,直到装盘上桌。

“没有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动刀之前,中原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呀,那样就不好吃了。”太宰在他对面坐下,擦了一下头上的薄汗,拽了下领口,“真热。”

“哼,谁让你缠那么多绷带。”中原看了他已经快要咧到胸口的前襟,低头切了一块牛排,放到嘴里。

“怎么样?”太宰期待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他,如非早已熟知太宰的本性,中原一定会觉得这种神态十分可人。

他顶着太宰的视线,慢慢地咀嚼着,等到完全咽下去了,才开口道:“勉强可以入口。”

“太好了。”太宰用手托着自己的脸,做了个满足的笑容,“你这么说,就是很不错的意思了。”

“不要曲解我的话。”中原切肉的手一顿,刀在盘子上发出短促而刺耳的声音。

太宰呵呵的笑着,并没有继续和他争论。无论嘴上怎么说,中原还是把整块牛排吃完了。

 

之后,他点了根烟,坐在椅子上。

透过眼前的烟雾,对面太宰的脸有点模糊。

“你什么时候回去?”中原对着那张不真切的脸说。

“这么着急?”太宰的语气带着做作的委屈,“我回去,你一定会跟着我,等见到那个女人,我就要死了。”

中原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不是现在,要等我做完全部的事情。”太宰说。

“你还要做什么事情?”弹了一下烟灰,也许是美酒和食物令他的胃部被暖意包裹,中原显出少有的平和,“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你对我的目的十分清楚。我需要知道,在你的计划中,我能不能如愿以偿?”

“如果不能,你打算必要的牺牲吗?比如……牺牲掉那个女人?”对方少有的坦诚的态度令太宰有片刻的惊讶,随后他就露出了欣喜的神色,“中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做了决定,为了让我死,你竟然可以背弃自己的职责。”

“我现在并不是警察。”他的警徽和枪正放在几千多公里之外的柜子里,中原看着太宰,他猜想听到那些女孩死讯的时候,对方会不会也露出这种喜悦之色,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太宰早就把那些可怜的姑娘抛在脑后,根本不关系自己离开之后她们会怀着怎样的心情赴死,“这是私人恩怨,从一开始就和职责无关。”那些太过相似的死者的脸,他始终无法忘怀,“我是为了贯彻自己的意愿,才来到这里的。”

“你会如愿以偿的,我保证,会让你见到那个女人,活的。然后我们可以商量一怎么死。”太宰站起身,走到他旁边,俯身把手撑在他眼前的桌面上,袖口露出的绷带有些松了,显得手腕有一种病态的瘦弱,“不过在那之前,我也有一点小小的愿望需要实现。”

 

他勾起中原的下巴,吻了上去。

趁着对方的疏忽,双唇碰触的瞬间,他就把舌头探入了中原的口中,苦涩烟草的味道,迅速在两个人的唇齿间弥散开。中原的瞳孔骤然紧缩,而后他抓住太宰的衣襟,扣着对方的后脑,毫不示弱的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姿势在桌边僵持,彼此的舌头都在粗暴的探索对方的口腔,用力纠缠,抵着彼此推动,牙齿磕碰在一起,嘴唇用力吮吸,与其说是调情更像是厮打,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嘴角流出来,滴在桌面上。直到他几乎把舌尖顶到中原的咽喉,强烈的不适令对方狠狠咬向他的舌根。他闷哼了一声,被中原用力推开。

 

摇晃了一下站直身体,用手背抹了下嘴,太宰感觉自己的腰在那个漫长的吻中快要被折断了。“现在你知道了,我要的就是这个。”他声音沙哑,紧紧盯着中原微红的眼睛,“交换愿望的时间。”

中原有点失控,嘴边还带着血丝,不是他自己的。他用餐布擦了擦,盯着太宰治,对方的状态也不好,他第一次在太宰眼中发现如此鲜明的情绪,令他全身发紧,他看着太宰依然肿着的脸,然后视线向下,凌乱的衣襟里面露出层叠的绷带,他几乎克制不住想要把它们扯掉的冲动。“作为一个魔鬼,你的愿望还真是单纯到可爱。”他咬着牙,“我还以为你要毁灭世界,结果就这样?结束了?”

“当然不是,这才刚开始。”嘴里火燎似地疼,但太宰笑了起来,这种代表活着的感受令他与世界异常亲近,久违的体会到真实的欲望,“时间还很多呢,中也。”他歪着头,十分露骨的解开自己的一颗扣子,“这会很愉快的,不过先说好,你得让我来。”

“操。”中原骂了一句,挥拳砸向他的脸。

 

  

 

-待续-


完结倒数,还有2-3章

评论(4)
热度(125)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