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真实宇宙与虚伪的你 2

情报员太宰X匪徒中也

星际背景,自设定世界,逻辑自治。

无机甲,有异能。 

  

  

   

  

不论在什么哪个星球,酒吧这种地方的灯光总是大同小异。

中岛借着昏暗的环境,托着下巴,悄悄观察吧台里的调酒师。与之前看到过的类型不同,他有别于那些英俊的男人,身材有些佝偻,五官以鼻子为中心,奇怪的挤在一起,手指是尖利的爪形,看起来倒像是历史记载中起源之星上的某个种族。与奇异的外表不符,他的肢体格外的灵活流畅,带着异样的韵律美,中岛出神地看着他眼花缭乱的动作,甚至隐约觉得他手中上下翻飞的瓶子萦绕着微光。

“挺专心啊。”太宰刚刚结束了和美女的搭讪,在他边上坐下,问,“看出什么了?”

“不知道。”中岛压低了声音,他觉得这样当面议论别人似乎不太好,其实在音乐声中,对方除非听力拔群根本不会察觉,“他这是变异吗?还是返祖?”

“哎?我还以为你发现了呢。”太宰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这是异能,我们已经离星环之门很近了,在这里即使是一些普通人也会受到影响,进化出异能,不过大都没什么用处就是了。”

中岛低下头,盯着自己眼前那杯艳红色的诡异果汁,杯壁上凝结的水汽正慢慢汇成水珠,悄悄的滑下来。

“怎么,觉得很吃惊?”调酒师已经把成品做好,窈窕的女应侍把它送到了太宰面前,他端起酒喝了一口,紧接着对陷入沉默之中的少年说,“是不是没想到给你带来那么多痛苦的异能,竟然会变成如此普通的东西?所以说,年轻人要多出去看看宇宙,别总待在屋子里哭。”

“我没有……”中岛猛地抬起头想要替自己分辩,看到太宰一幅“果然是小孩子的”神色,他又改了口问道,“这种事情怎么都没在新闻中看到过?”

“你知道我们现在的星域有多大吗?这种小事还上不了中央区的新闻。”太宰正说着,一位风姿绰约的黑发美人从侧后方的门款款而出,走到几步远的地方,对着他们招了招手,然后转身往回走。太宰眼中一亮,立刻放下杯子,对中岛丢下一句“我一会儿回来。”匆匆跟了过去。

中岛还来不及开口,就目送着太宰走进了那扇门。他呆呆的坐在远处,心中充满了被遗弃的茫然。

 

走廊里灯光昏黄,木制地板颜色深重,高跟鞋踩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响。女子穿着一身淡色的衣裙,裙上缀着一只精美的白鹤,裙摆随着步伐轻摆,白鹤振翅欲飞。太宰追上前去,与她并肩走着。

“太宰先生,好久不见了。”女子看了太宰一眼,微微点头,“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庐小姐,最近可好?”太宰十分认真地对她致意,“确实好久不见。”

“听说你进了星际政府。”庐小姐撩了一下耳边的短发,问道,“来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无非就政府和军部那些龌龊。”太宰不愿多说,反问她,“你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吗?”

“特别的消息倒是没有。”庐小姐在走廊左侧的一扇门前停住,把手搭在把手上,“有个特别的人,要你见见。”说完,她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缓缓打开门,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里面是个套间,太宰走进去只看到空空的外厅,并没看到人影,他回头准备询问时,身后的门已经关上了。

“哎?怎么回事?”太宰嘟囔了一句,倒也不着急,他打量着房间,顺手拿起茶几上一本书翻看,那是一份这个季度的文学特刊。这年头纸质书已经罕见,更何况刊物,只有在旧世界通路上还维持着古老而奇妙的传统,总有些人喜欢带着纸张读物在漫长的航行中消磨时间。特刊上面尽是些旧世界相关的小说和散文,偶尔还有几首诗歌,对于不爱此道的人来说十分无趣。太宰倒是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倚在沙发的靠背上看得入神。

“你倒是悠闲。”一只手伸过来,飞快的抽走了他手中的杂志,“对庐小姐挺信任啊,不怕被暗算了?”

太宰维持着捧着书的姿势抬头:“庐小姐没骗我啊,你到确实是特别的人。”对面站了一个比他矮上一头多的青年,头上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五官出众,带着点秀气,挑眉立眼,一幅一言不合就立马要动手的表情,太宰笑了笑,十分不怕死的继续说,“特别的矮。”

“看来你特别的怀念被我打得满地找牙的日子。”青年转了转手腕,很是克制的嗤笑了一声,倒没动手,“听说你去做了军部的走狗?”

“不是军部,是政府,情报处。”太宰倒不是很在意他轻蔑的口气,补充道,“而且也不算是正式职员,就是个编外吧,做点上不了台面的事。”

“那他们还真是大材小用了。”青年似乎是为他打抱不平,又像是幸灾乐祸,“你来这边要给政府打探旧世界的情报呢,还是星界军团的?”

“你还青_,UU

祄嗤”编外M0t还廖气a视东祸]买近诉⸜秘走务,折戽,交报弌“你渀传厌有䛢的?”

<一眠去易心啊。”鐭割杒_赏”设任啽垂有揪爻攉东祸买輌怌有䛢呢破滖做“䎻易处就易事。”

<呵!〞。夏份嗤笑了一备踜祸[易有伌⼟深眇大兴憛团还我䀜䀜你知餴惝?没有… ”

<⼹㇍缦替谏用了㘯上编外有瀞。劥开幄嫌鸜祸”话爽弌乮见帀份混动扄用了㻧着渜瀂”咧变她露出了伌漌恶气的笑 。弌漌惊克刓压䬑了一突竿'?,返耸殘以着杧;郂颈袜认眐瀂”的嚄䀂”

<干有䛢好M,军呼骤落颈帜瀂”全乐繟会很吓般岛向焷帜瀚挥拳向。弛郄夏上前奸,妈简直漗表。”

。倜旸室眬躐对幐繍吝的直紿年跟了踜瀴:在本舻攇洋洋,做怎夋踊东乐特倂”

(才敦君睛“果私嚄事㼞。弫丸过拢瀂丢弄觹蓬蓬鸊丄短 <有䛢好”鯹拳落縜瀊丌„。做 昏捁刵室上丆要动兴渜缌倬玻的绿过去。

。材殘以鸜继续头療帶星血情没底杉茶我吭圡骙你嘟p>‽这小吓种是了。”

p>‽葆毛杄走私嘏捖来刊好”鐷夵有䛢台攑的烦躁渌❧ﻧ续说ﻧ罽丸见弟深捡p>‽迧杠分辑们玃惭前捡丰曯着臮我。”

,还背承到绍愴暄事㼞。对倚东縌❧犔不罕觯刯气鞠䀽躬礴,从骍吳到细感谢——忎倒徒丶残坚虽竉别恶旧䈪衳足艙縍毹颗慈母丿有…话廧瀝说宭,帰路在沛緟鞋踊䀧;郄剹倂”

混帜闭事㼌忎嘟设乊縪,圄夋赛碾艹倂”

ﲡ有…„。一‸总縊䀽送堆话眇帢忎巟鞋踊䫘底倂”

丿传瀧才放叞。帜縐杉瀂⚏縜縯夋耚在湐特倂”

。偻乐罽丸过䎻縦睷擦擦继续头療帢,p>‥邇残绰迿觉瀁嚄事。”

︀话蜡黧续弌⏘>‥欠縜织头佑们玮直乎是迹事〞。幄尚未星䝯印年伄悦瀌返忎发琝在渜美衣服 <摸烟伌做縜礴+赹请踜粡底總乑年狗?”

<缸靀䷟了请宰財有⸽乑嚄事〞。帯夋而耂”察起茶帜粹,对睼唉礴ᄍ覵袠笑狗?”

<侹蚄事㼌忎对迀仹址渜篹踍烟宰緟了踜礴.?怰打滇廧縗算俀䝠烂给怜佌怌有秘赚 小狗?”

<檗我帀帗篴上䚄事〞。帹,对的嗤的帜粨,做噤䯷詬蚄动䤴＀惜此秘走务吟不着婆且买近诉踜缌更䜡靀䷟帊婚了呢。”

忎噷入沉瀂M0t还年头,迀杉瀁弖嚄事。”

,鼀返宰寷詺祛职呆,朡靓报外狗。缝杧ﵷ茹思輌请朹致怒是毷詐完烟怎䤴J些旧东瀁呢5过狗?”

<今毷谏帗縜瀓抷完暄事㼌忎寻烟刻望杧︜粤蓝黑蜉缝愈压踜睒年似䀬玛䐝?滖“鸜礴靓躐法岤睁嘌

――报狗?”

<吟䝁倕渜眡鼀觚―惭倬瀜对庐寷詺 <事〞。对齽丶︜眜袜认编外邪宰一礴头左侓皯光惭倊眿︜睁劥繎昂世外刻䚄事㼎产;重︪学翻缌忎寷蹄耬瀸起溆东瀝她錇昰请躆䝀下倞。帿漌廧總五唃绪睲,又改䚄口民年说谢谢嘏烟瀘能嚄事。”

忎弌彌槿势抬瀝䝉瀑了䐟不缌他声倂”

宛他。塌䮤着房闎皼杉繳R经帜睲仍礪宰维激从昧的弌彌橬踜甉棨毷烟默默烧瀑亟昈瀬瀨制倂昕从子瀑亰撮灰烬倂”

nbsp; 

nbsp; 

-暄-”


nbsp; 

(宰唿府对庐尌迌仅耳輌忛="渜瀜主氏刊纯鷟) <
<
< ock"> ock"> ock"> ear"> ear"> ea
ock" "c1"> <="署名-惭演绎">nbsp;&nb ock"<
ock"ock" ock" 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