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源藏]迷城

  

  

  

 

自我意识觉醒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源氏说不好他接收到的第一个信息是什么。有的时候他游离于那个模型之外,看着自己的身体——当然是虚拟的那个,被不断地调整和修改,尝试各种配色和装束,做出一些有趣的动作。哦对,除了机械体之外,他还有个人类形态,不过源氏还是更喜欢酷炫的金属外壳,银光闪闪。这么想着,他再次进入了自己的一个身体,跳了两下,然后拔出武士刀,准备来个技能。


“源氏。”一只满是纹身的粗壮手臂伸过来,揽在他身前,“都说了不要在房间里乱用技能,会弄乱数据的。”

“天哪,大叔你好烦!我为什么要跟你一个房间?”那是个叫半藏的角色,一身横肉,奇怪的胡子,还有纹身,看着就不像什么正经男人,源氏十分不满的瞥过去,当然基于他现在是机械体,这种蔑视的情绪并不太容易传达。

“因为在设定上,我们都姓岛田。”阻止了他的行动之后,半藏回到了墙角,继续跪坐在那里整理自己的数据,他只要在房间里,基本都是这么个状态。

“对,岛田!”源氏哀嚎了一声,这个倒霉的姓氏,“你一定是我爸爸或者是叔叔……太好了,我也许还会有个妈妈。”

他走出房间,靠在栏杆上,这是个日式的庭院,屋外有一处精致的枯山水。没有别的休闲,源氏也不喜欢一次次过滤数据,所以没事的时候就盯着砂砾的纹路看,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模拟的,并非真正的随机,但并不妨碍沉浸于其中。

“半藏,你说真实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半藏像是死机了一样,坐在阴影中毫无声息,源氏提高了声音,“半藏!半藏!喂,你都不好奇吗?”

“你想的这些事毫无意义。”过了好一会儿,半藏才睁开眼睛,他望着挂在栏杆上的源氏,说,“对我们来说,这里就是真实的。”


见鬼的真实。


源氏在空间中乱逛,无数的数据流像丝线或者水滴般向他涌来,汇聚于一处,他稍微集中精力就能感觉到自己每一个身体的状态,跑动,躲避,翻滚,跳跃,发动技能,胜利或者死亡……老实说,挺无聊的。

他随意挑了个身体,钻了进去。

“操……”眼前一片白光,源氏倒在地上,他的一连串咒骂被迫变消音。然后更糟糕的,他听到了半藏的声音,“Just like when we were boys.”

这他妈死蠢的台词和傻兮兮的设定,要不是他倒在地上不能动,简直尴尬的要捂脸了。

 

没错,他和半藏现在有了个令人无语的故事,不是好人的大叔变成了他的哥哥。然后他还被强行植入了一个苦逼兮兮的过往。机械体,对就是那个超有型的金属外观居然不是他的本体,一直认为只是个拟人皮肤的人类青年才是他应有的样子。源氏一想到这些鬼设定,就为自己那无处安放的青春感到蛋疼……才怪,他的蛋早在过去被亲哥半藏击碎了。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更悲伤的是,半藏居然轻易接受了这个背景设定。

每天都会用“弟弟你对不起爸爸我对不起你我的内心全是玻璃渣但是我不后悔”的眼神望着他,真情实感,敬业到令人发指。

 

“大叔,你还记得我们只是个虚拟意识体吗?”他简直要哭了,“求你别这样了,我们哪来的爸爸?”

“不是大叔,是哥哥,你可以给自己构想一个。”半藏望着他,特别认真地说,“很容易的,其实我已经设计好了一个父亲,你想要我可以传给你。”

“谢谢你,我能自己搞个爹出来,放心吧。”源氏无力的顺着栏杆滑到走廊的地板上,金属的身体和木板摩擦,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响,“细节用不着这么真实吧……”

结果这声音不知又戳到了便宜哥哥哪个点,半藏盯着他的眼神愈发深沉。

妈的,区区一个数据体居然还深沉起来了!

源氏觉得这屋里没法呆,瞬间逃进了一个正在扁人的身体,挥着刀径直往前冲去。

 

神清气爽。

打完一局,源氏回到房间擦刀,当然,擦的是一直挂在屋里的那把。他觉得这个动作显得很真实,完善了他的人格,一定要说的话,就是“真有源氏这么个人,他打完架一定会擦自己心爱的刀”。擦完了刀,他又把手里剑弹出来,一枚一枚特别认真的擦,擦到一半还要在灯光下照照,企图寻找并不存在的擦拭痕迹。

“这并不能让你真的活着。”不知什么时候蹲在墙角整理数据的半藏撑着膝盖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坐下,“包括我们的台词,技能,你不要总是给它们加进自己的解释,要遵循造物主的意志。” 

源氏头也不抬的翻了个白眼,在半藏看来这相当于没做任何动作。所以半藏很满意他的态度,继续往下说:“弟弟,你应该好好体会自己的身世,岛田这个姓氏的意义,我们的过去才是存在的根本,这会赋予你更丰富的情感,而且会为我们指明未来的方向。”

“嗯,嗯。”源氏敷衍的应着,对于半藏这种自发自觉的好哥哥责任感有点厌烦,老实说,对于这种莫名其妙就展开了的关系,他没办法投入其中,“这和未来又有什么关系?未来也不是我们决定的。”一想到这个,他有些闷闷地用手里剑戳着榻榻米,戳了半天,席子上没有任何痕迹。

“不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半藏伸手抓住他的机械臂,把他玩弄的手里剑拿下来放在一边。

被半藏碰到的地方不仅有温度,竟然还有坚实的肉感和潮湿的汗意。这种诡异的感觉令源氏觉得自己身体上覆盖的金属片都要炸开了,他猛地弹起来,逃跑似得跳跃了几下,飞快地窜到庭院里。他全身紧绷的站在虚拟的月光之下,半藏从屋里走出来,望着他。源氏抖了一下,蹭地跳到对面的房顶,蹲在屋檐上,对半藏比了个停止的手势:“你别再过来了!”

机械音硬邦邦的,半藏无法从其中听出情绪来,只能皱着眉站在廊下:“源氏,你别闹。有什么话好好说。”

“我就在好好说。”源氏用力蹭了蹭自己的手臂,刚才被半藏碰过的感觉还残留在上面,真实到让他有点恶心,“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给自己加上这些无意义的东西。”

“真正的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半藏伸出手,握紧又松开,“根据我查到的数据,体温,肌肉,汗液,还有呼吸……呼吸的数据我还没有弄好,不过快了。”

“不是,我是说这有什么意义!”

“意义?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半藏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弟弟,月光把他的脸映照的很清晰,可对方表情却隐没在金属之后,“我们不可能离开这里,但代码的力量是无限的,我想试着让一切更加贴近真实。还有情感,所以我一直说,你要好好体会自己的故事,父亲和母亲的信息你有了吗?要不还是我传给你,我还编了一点咱们童年的经历,一起发给你……”

源氏从屋顶上跳下来,走到半藏面前,张开双臂,抱住了这个喋喋不休男人。

“你真爱操心。”他说,拥抱的感觉让他觉得别扭极了,半藏把自己的身体弄得异常逼真,他甚至都不敢用力,对方肌肤柔软又紧致的触感令他手足无措,等察觉到两个人紧贴的胸部竟然传来了对方的心跳时,源氏顿时为自己刚才瞬间的冲动后悔不已,匆忙的想要往后退,“卧槽,这也太……”

“因为你是我弟弟啊。”半藏在他即将逃走的时候,用手环住了他的腰,“你会习惯的,真正的人应该就是这样,我还在弄自己的气味数据,出汗的时候会有一些……”

“哥,你真是我亲哥。”源氏迅速的用手捂住了他的嘴,“求你别说了,我会习惯的,再多给我点时间。”

半藏点了点头。源氏抱着的那条手臂力量还是有点过,令他感觉到不小的疼痛,但半藏没有开口,这点虚拟的疼痛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在这个空间中,时间还有很多很多。

关于真实的世界,他们可以一起慢慢摸索。

  

   

-完-

 

  

   

“等等,你平时没事躲在墙角就在干这个?”源氏松开了手,把半藏的头掰过来,两个人脸对脸。

“嗯。”半藏认真的向他解释,“还挺复杂的。”

“啧,效率真低!”生硬机械音也遮不住的浓浓鄙视,源氏盯着他瞳孔里映出的月亮,这个弄的倒是不错,“把数据传我,我帮你编。”

“父亲和母亲要吗?”

“要。”

“小时候的也要?”

“要。”

“我们俩决裂的呢?”

“卧槽你有多少?你个设定狂!”

“还有我在外头流浪的那段也编了一些,你要不要看看?”

……

  

  

 

  

评论(10)
热度(138)
  1. 罗睺丨冷凰月日短天长 转载了此文字
    ???擅自入戏的设定狂哥哥竟然有点意外的萌???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