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幻想世界

  

   

  

   

太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多了一项名为“如是我闻”的能力,这给他带来了许多新乐趣。

获取情报之后,他把尸体留在原地,迅速的往回赶,在离开库房一百五十米的地方,他与中也擦肩而过。

 

“喂,太宰!你把人弄到哪去了?”小矮子气势汹汹的拽住他的领子,不过由于身高,不得不仰起头,使得这种境况有些好笑。

 

“那边。”太宰非常好心的指了指从这边数过去的第五个门,“赶紧过去,也许还能剩半口气。”


“你这混蛋,那是我的目标!”中原把他甩到一边,飞奔而去,还不忘丢下一句话,“给我等着,过会儿来收拾你!”

 

“谁等你,我赶时间呢。”太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回到住所——他不愿意叫这个地方为家,太宰飞快的打开电脑,按下几个按键之后,双手覆盖在键盘上,如同做法般压低声音缓缓地说:“如是我闻。”

 

屏幕闪烁了几下,迅速出现了一个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网站。

 

“连接成功。”他笑了笑,很快屏幕上开始放送熟悉的片头,音乐声响起之后,平面化的太宰治与中岛敦并肩而行,太宰托着下巴,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哇,这种表情还真是……根本做不到呢。”太宰揉了一下自己脸,发现怎么也摆不出画面中的样子,“艺术果然夸张的厉害。”这是拥有了沟通平行世界的能力“如是我闻”之后,他搜寻了数个世界才发现的有趣故事,似乎在那个世界中,他与身边的众人皆为一代文豪。而这部被他称为“有趣”的作品则是他们身死数十年之后,被后人创作出来作为主角的异能故事。

 

*

 

“不仅是人物的形象,连背景设定也与我所处的世界微妙的相似呢。”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时,太宰乐不可支的看了整晚,特别是其中他与中也针锋相对的情节,令他忍不住开了瓶酒,又从冰箱中取出了才买回来的生蟹腿,自斟自饮起来,若非关于这个能力他尚有许多未明之处,早就要把这个作品印影数份,发与诸人同乐了。

 

不过即使只有他自己,太宰也看得兴致高涨,最后接着酒劲,用筷子敲着放螃蟹的小碟,高兴地吟唱起来:“庄周梦蝴蝶,蝴蝶为庄周。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这史上的名诗被他沾满酒气的嘴说出来,带着更加奇妙的韵律和不可思议的哀愁。


异世界故事中的太宰有着与他本人极为相似的面孔,令他产生自己也许是书中人物的错觉。太宰对着窗外之月举杯,笑着把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世间之事,真是妙不可言,究竟是我活在别人创造的世界之中呢,还是这些万千世界皆为我脑中臆想?”

 

大醉之时,他紧紧盯着屏幕上中原的脸,喃喃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陷入了沉睡。

 

*

 

之后,太宰很快摸清了两个世界的时间比率,开始了愉快的追连载生活,尤其在动画开始之后,他对此事的热度翻了数倍。而这个目前除娱乐没有其他意义的能力则被他作为小秘密保留了起来。

 

主要原因是——并不想让别人来分享这样的中也。

 

“故事中的小矮人简直比现实中的可爱的一万倍。”每次与中原互相算计完之后,他都会怀着这样的心情扑到电脑前,一边揉着被殴打的地方一边抱怨着,“如果这边的中也有这么可爱,我绝不会去自杀了。”

 

而后,太宰就热情满满的投入了新一轮的自杀计划。

 

*

 

“太宰!你给我滚出来!”

 

太宰正带着从动画中汲取的希望之力,研究怎么把自己冻毙,按照自己的体重计算温度和时间,不知从那里找了个黑板,把算式写了一大片。

 

中原在门外意思意思的拍了两下,直接卸下了门板。

 

“淘气的小朋友,记得给我装回去。”太宰拿着粉笔,忙着充实黑板上的空白。

 

“那几个人都死透了,可惜仓库有监控,哼!”中原把门丢在一边,插着口袋往里走,“我已经派人到南区去了,太宰,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疏忽呢?”

 

“所以你是特地来炫耀自己捡了我丢下的骨头?”太宰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自顾自的继续扩充算式,“就没想过那个摄像头是我看你太可怜,特地给你留下的?”

 

“这是陷阱?”中原面色不善的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突然又笑了起来,“呵,你哪有时间布置?太宰,承认自己的疏忽有那么难吗?”

 

“也许有时间,也许没有。也许是我的疏忽,也许是你又上当了。”太宰歪头看着他,柔软而蓬松的卷发随着他的动作晃了晃,显出和本人不相符的俏皮,“你猜呗。”

 

“真有趣,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在我面前。”中原对他咧开嘴,像是即将发起攻击的凶兽,露出了带血的牙齿,“那边怎么样都好,对你……这是什么?”正要扑出的动作骤然停止,中原看到桌子上的电脑,屏幕正定格的那个画面,是张和他极为相似的脸。他正要走上前去,看清那个昏暗画面中的动画形象,一块沉重的黑板挟着风声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电脑发出了令人牙痛的粉碎性脆响。

 

“别总是打打杀杀的,中也。”太宰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若无其事的走到他面前,“我们来友好的交换一下情报吧。”

 

*

 

这才是太宰真正的疏忽。

 

在那之后,他经常能察觉到窥探的目光。显然,多疑的小矮人对他进行了紧迫盯梢,企图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他的小秘密。

 

“呵,天真的小中也,你以为自己将发现什么呢。”太宰在衣柜里面摸索片刻,拿出了之前放在里面的东西,那是他自己制作的一个木质邮箱,施以“如是我闻”之后,可以为他带来一些平行世界的好玩意。“应该送到了吧?”他用手抚摸了一下邮箱,把它打开,果然里面放着期待已久的包裹,太宰哼着歌,双手平齐的把它端到桌子上,从抽屉里拿出那把割脉专用的锋利小刀,仔细的划开封条,取出里面东西。

 

当这件东西被放在桌面上时,太宰感觉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动感十足的长外套,纤细的腰和紧实的腿,小臂处露出的一小截肌肤,精细的五官和微曲的头发,还有那顶小巧的帽子。没错,这正是他在另一个世界订购的中原中也手办。

 

太宰带着遮不住的笑容,双手撑在下巴上,对着面前小巧精致中也看个不停。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伸出手,先是在中也的脸上摸了一下,又碰了碰对方伸出的手。然后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摸出一个小纸盒。

 

“这是给你的礼物哦!”太宰简直控制不住自己愉悦上扬的音调。他打开盒子,里面有十几顶材质各异手工制作的小帽子,小心的把中也头上的帽子摘下来,太宰拈起一顶自己做的银色帽子给中也戴上,“小中也,你喜欢吗?”他舔了一下嘴唇,耳语般轻声说,“我们把每一顶都试一下吧,怎么样?”

 

给中也变换着各种搭配,太宰甚至还准备了几条小围巾。他满心喜悦,连今日的自杀计划,都抛在脑后。眼前这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小中也和他身边的中也有着极为相似的脸,但却毫无凶狠之气,乖巧的要命,任他摆布。这种强烈的反差所带来的诡异的虚幻感,让太宰体会到了由衷的乐趣。

 

“真喜欢你。”太宰用手掌虚抚过它的全身,声音因为兴奋而颤抖着,“如果你是真的就好了,真想把你变成我的东西。不真实的你,和不真实的我,我们简直是天生一对的绝配。”

 

他甚至舍不得离开桌子半步,困极的时候,用手掌圈着它的底座,伏在桌面上睡着了。

 

*

 

清晨的阳光照进来,太宰趴在桌面上,挣扎着挑动了几下眼皮,在恢复意识之前便下意识地收紧手掌,想要确认自己的心爱之物。

 

“中也?”双手落空,他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桌面上空无一物。

 

“你在叫我吗?”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太宰匆忙地站起来,整夜伏案而睡的姿势令他全身僵硬,差一点被椅子绊倒。他扶着桌子转身,看到真正的中原中也正靠在厨房的门上,一只手中端着一杯咖啡,另一只手正把玩着那个和他如出一辙的手办。

 

“这就是你的小秘密吗,太宰?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中也一步步走过来,那种缓慢的动作中,带着极强的压迫感,“但如果是你,确实也做得出。”一口喝完剩下的咖啡,他把空杯子放在太宰右手边的桌上,然后将那个模型放在另一侧,“怎么说呢?我觉得有点恶心,你对我怀着这种变态的心思吗?”他眯起眼睛,盯着太宰治,等待对方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

 

太宰并没有看他,而是追随着他的手,眼睛黏着那个小中也分毫不错。

 

“太宰,我在这呢!”中也提高了声音,抓住太宰的领子,强硬的令他不得不弯下颈部,与中也对视,“你在看哪?你看着我!”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最后几个字。

 

“那当然不是你……”中也蓝色的瞳孔正对着他,太宰突然发现这比人偶上面那个画出来的眼睛美得多,他着迷地看着清澈的晶状体中的纹路,那细致而透明的结晶似乎在微微晃动,仿佛一池清浅冰凉的水,又如同极高温的蓝焰,令人忍不住要伸出手浸入其中,试探它的温度,“我看着你呢。”眼前的中也和他臆想中的中也重叠在一起,而后迫不及待的分开了,“我正在看着你,中也。”

 

“你眼睛真好看。”他这句话还没说完,中也就咬住了他的嘴唇。

 

太宰迅速的回应了他。两个人吮吸着彼此的舌头,舔抵着对方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太过用力的纠缠令他们的牙齿磕在一起,唾液顺着嘴角流出来。

 

“中也,你做什么?”太宰治偏过头,艰难的压抑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干你!”中也眼眶发红,看起来像要吃人。

 

他半夜使用能力爬到窗台,顺着月光看进去的时候,差点吓得从半空掉下去。桌子上放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还有散乱的一堆帽子围巾,太宰那个混蛋居然用一种小心翼翼的姿势虚圈着它睡着了。中也觉得自己在黑夜中炸起了一身的汗毛。而后他无声无息的翻进屋里,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拎起那个小模型想要捏碎它。瘫在桌面上的太宰,突然从遮着脸的手臂间发出一声呻吟,“中也——”他叫了他的名字。用一种毫无爱意令人发麻的语气,满是绝望与饥渴,悠长的,叫了他名字,在梦中。那个瞬间,如同被带血的刀尖紧贴着动脉,他感觉到自己兴奋了。

 

“我他妈要干你!”中也重复了一次,他觉得自己沸腾了几个小时的情欲终于到了顶点,再也无法克制,“我早就该这么做了!”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可昨晚当他的下身骤然大同,立刻恍悟以往对太宰揍出的每一拳其实都是欲望的发泄。他真正想看的,并不是太宰痛苦流血的样子,而且另一种情状。


癫狂的,沉溺的,渴求的脸。

属于太宰治的,真实的脸。


“妈的,你这个自虐狂,缠了多少绷带!”中也咬着牙,伸手揪开太宰的衣服,又去扯他的绷带。

 

“这话应该我说,我才是想上你好久了。”粗暴的拉扯给肌肤带来了清晰的疼痛,太宰被中也撩的欲望蒸腾,他分不清自己投诸感情的是那个平行世界的中也,还是面前的这个人,也许另一个虚幻的人根本就不曾存在,只是他被压抑的欲望逼迫而生的幻象,“中也,果然要是真实的你,才可以做这种事。”


太宰圈住中也的腰,依仗着身高,轻易地把他抱在怀里,无视他的挣扎,转了个身把他放在桌面上。


两个人的视线终于平齐。

 

“中也,我真的想这么做好久了。”太宰把额头抵在中也的头上,轻轻蹭着他的鼻尖,看起来十分温馨的动作,可两个人的表情都危险极了。

 

“磨蹭什么呢?”中也呼吸浑浊,一幅要杀人的表情,曲起腿抵着他的下身,“你到底行不行?”

 

“别着急啊,中也。”太宰眯着眼睛,似乎极为享受这一刻,像是盘算着如何下口,他的手顺着中也的衣摆伸进去,沿着曲线慢慢抚摸,“有点情趣好吗?”

 

“情趣个屁!”

 

然后他们毫无情趣的大干了一场。

  

  

  

-完-

 

 

 

昨晚做梦梦到了玩弄中也手办的痴汉太宰,半夜被萌醒,以此文留念,比心

评论(5)
热度(93)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