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真实宇宙与虚伪的你 3

情报员太宰X匪徒中也

星际背景,自设定世界,逻辑自治。

无机甲,有异能。 

 

#

 

这是一个放置快销品的仓库,太宰循着血腥味找过来,果然发现了一地的尸体。他小心的翻查了几具尸体,并没使用武器的痕迹,四下看了下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要是有心人仔细探查,联想到下手之人也不是绝无可能。

太宰抱着手臂,站在仓库中央环视周遭,内心默默计算着能量与范围,片刻之后从内袋取出个长方形的黑色盒子,他小心地把盒子打开,里面并排嵌着两块指甲大小的银色物体。太宰拿了一块出来,放在地上,之后把盒子贴身收好。

“总共才偷了这么点,还要为了你用掉一个。”虽说是抱怨,但太宰的脸上却带着笑意,他闭上眼,想象着中原在这个空间内肆意杀戮的样子,循着尸体的伤痕和喷溅的血迹,几乎可以毫无差错的复制出中原动手的经过,如同电影画面的慢放,甚至能想象出对方脸上的表情。

只有最熟悉的人才能看出来,封闭的空间内满是中原的痕迹,这个充斥着血腥味的仓库像是毒蛇褪掉的皮,冰冷又无情。

安静的伫立了一会儿,太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睁开眼往外走去。

从后门走回酒吧,庐小姐不意外的正站在阴影中。

“中原先生走了。”她说。

太宰对她笑了笑,问,“什么时候走的?”

“有一会儿。”庐小姐打开记录器确认时间,“你追不上了,他现在应该已经离港了。”

“嗯,我没打算去追他。”太宰下意识回头望向身后的天空,星港的方向,许许多多的飞船正在起落,从这个距离看起来,就像大小不一的鸟在空中上下翻飞,他的手指在口袋中动了一下,而后收回视线往里走。

与女人擦肩而过的下一秒,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连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

“青红色的爆炸光,收缩云……”庐小姐轻声说,“是星界军的BX79吗?”

“嗯?”太宰脚下一顿,并没有回头,“谁知道呢,我对这些不太懂。”

“爆炸能量这么大,范围却控制得很精准,据说不仅隐蔽性高,且无论什么环境都可以完美引爆,确实是好东西。”她对太宰笑了一下,并不在对方是否看见,接着说,“这可不容易到手,谁会把它用在勒B这种小地方呢?”

“呵,我也猜不准。”对显而易见的试探,太宰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一定是有值得的理由吧。”

“嗯。”庐小姐点头,颇为理解的感叹道,“值得就好。”

“庐小姐真是善解人意。”太宰的手指在口袋中蜷起来,他觉得自己能得到满意的答复,“所以呢,你怎么看?”

“我肯定只能据实上报。”对他的问题,庐小姐直截了当的给出了答复,“既然是星界军的东西,肯定是他们的嫌疑最大,但鉴于现场已经被炸平,我也不好胡乱猜测。此事不如暂时挂起,以观后势?”

“智慧的选择。”太宰回头对她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曲起手臂,做出等待的姿势,说:“动静这么大,一起去前面看看?”

“好。”美丽的女士欣然颔首,走上前挽住了他的手臂。

 

*

 

中原正驾驶一架小型穿梭机飞离地面。

舰船藏在远处的一片小行星带中,为了尊重旧世界通路的主人,他不想把战列巡洋舰直接开过来,惹得星球的地面防御全部开启对准他。此外,出于对自身能力的自信,他对于驾驶毫无武装力量的穿梭机在旧遗迹星区穿行毫无惧色。

轻装简行,快速而隐秘,中原喜欢这种方式。

很快就要穿出大气层,中原再次看了一眼下面的星球,手放在了推进器加速的按钮上正要用力,地面突然爆发出一团青红色的光,而后空气中传来一阵震荡,他甚至感觉到机体也随之一晃。

一朵巨大的爆炸云腾空而起,但很快,也许只有几秒钟,它就开始飞快收缩,变成一个只有之前十分之一大小的气团,凝固在空中,久久不散。

中原的心中徒然一跳,瞳孔几乎收缩成一个小点,他飞快辨认出爆炸发生地方,以及引发爆炸的装置。

“真舍得下本钱啊,太宰!你有什么计划呢?”中原自言自语,像是在思考,可并非真正为此困扰,“想让我承你情吗?那还真是多谢你。”他望着半空中的爆炸云,毫无诚意的感慨着,按下了按钮,飞船穿过气层,消失在宇宙中。

  

通用时间四十分钟之后,中原小心地操纵穿梭机在小行星带中飞行,很快便看到了自己心爱的战舰“夕阳”。那是一艘三级的龙卷风巡洋舰,有大小两个竖翼,看起来像一只漆黑的回旋镖,或是一把短匕首。

这艘战巡塞满了战列级的大炮,超尺寸的炮筒布满整个舰身,远远望去令人头皮发麻,同时装有最新的微型跃迁推进器,跑速飞快,简直是移动的屠杀场。不过与此相对,由于超规格的武器和高耗能加速设备,“夕阳”不得不牺牲了大部分防御系统,这把嗜血的匕首虽然锋利,却也十分脆弱。

他回到“夕阳”上,下属立刻接收了穿梭机去检修。

中原换掉沾了血迹的衣服,去驾驶室检查情况。

他的部下正在为重启航行做准备,指示屏上的数据不断闪动。中原盯着看了片刻,沉吟着问:“如果不返回的话,就要补充能源了吧?”

“勒B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按计划是要回去了。”正在检查武器和动能系统的是个红发的年轻人,带着一点技术员特有的书呆子气息,他听到中原的问话,有些好奇,“中原先生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处理吗?”

“嗯,还有一点私事。”中原对太宰的举动十分疑心,可他并不想对别人提及此事,“最近的补给点是勒F吧,我们去那里。”

“那边离星环之门很近了,最近有点乱。”

“中山,不乱的地方我们能光明正大的去吗?”中原不耐烦的敲了敲操作面板的金属台,显出他身为舰长的蛮横来,“按我说的做,总部那边我会发报告去。”

“好的。”名为中山的青年瞥着他帽子下阴沉的脸色,迅速的点头,“我这就设定航线,20分钟之后起航,您看可以吗?”

“嗯,我离开这段时间,有什么新的信息吗?”对他的识趣十分满意,中原脸色稍缓,似乎是不经意的开口问到,“联邦情报处的线路,我们能进去吗?”

“没有什么特别的,军部那些信息在我看来都一大半都是废话,不过这事儿我拿不准,马上给你发过去。”中山离开控制台,打开侧边的另一台主机,按了几下,“好啦。”他直起身,十指交叉伸展手臂,“情报处那边一时半会儿破译不了,联邦和军部是两套加密系统,咱们和政府没什么瓜葛,所以我以前没弄过。”

“那算了。”中原飞快的翻看传到记录器上的讯息,确实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盯着军部就好,有信息立刻发给我。”

“没问题。”中山设定完,回到飞船控制台,对他比了一个“搞定”的手势,“设好了,只要您在飞船上就可以同步接收。”

中原点点头往回走,打算回房间休息一下。

也许是烟瘾犯了,他觉得口袋中的手指蠢蠢欲动,不安的弹动着。经过舷窗时,他侧头看着外面的宇宙,远方的恒星不停闪动,反而显得这种黑暗愈加的深邃。

中原换了个角度,在玻璃中看到自己的脸,身后走廊的灯光像是一轮光环,照在头顶的帽子上,让五官笼在阴影中。

头发有段时间没有搭理,稍长了一些。

他抬手扯着遮挡视线的额发,绕在手指上,在深色的背景中,映出的脸显得模糊不清,甚至看不出嘴角的弧度是否在笑,只有那双蓝色的眼睛亮得像二等星。

 

*

 

太宰带着愚蠢的新人回到飞船。

即使进入了熟悉的环境,中岛的脸上依然带着“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的茫然。

太宰对这个搞不清状况的孩子稍感失去耐心,但还是安抚了他一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毫无罪恶感的欺骗中岛,“和我们无关的事情,别去操心。”

“啊?”似乎被爆炸和酒吧的混乱弄得有些无措,中岛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你刚才和那位……是有情报吗?”

“算是吧。”太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那里还留着一点不太容易消退的红肿,“很重要的情报,到手了。”

“是什么?啊……不,您不用告诉我。”在太宰的笑容中,中岛慌张的挥手,“我不是想知道,就是随口问一下。”

太宰噗嗤一声笑出来,指了指旁边的屏幕,说:“现在开始写报告吧,我已经把简述发给你了,就按照那个扩充一下。”

“哎?太宰先生终于要交报告了?”中岛睁大眼睛,脸上的表情说不好是惊喜还是惊吓。

“顺便我把以后几天的行动计划也拟好了,你整理好一起报上去。”太宰挑起眉,在他的肩上拍了拍,“我对这次行动还是很负责的,赶紧干活。”

“哦,好的!”中岛坐好,匆忙调出太宰发过来的材料,开始整理。

太宰抱着手臂,站在他身后看了一会儿,满意地点点头,叮嘱了一句:“用军部的线发,别走情报处的。”

“为什么?”中岛惊讶的回头,只看到了太宰离开的背影。

 

 

-待续-

 

评论
热度(34)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