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虚拟的我

又到了一年一度写高考作文的季节了

 

#

  

浙江高考作文题:网上购物、视频聊天等在我们生活中越来越普及。有人预言,以后只要装一个虚拟世界的设备,就可以足不出户感受虚拟世界的真实场景……

当虚拟世界里的“虚拟”,越来越成为现实世界里的“现实”,你是选择拥抱这个世界,还是可以远离他或者保持适当的距离?题目自拟,写一篇800字论述文。

 

#

  

  

太宰在这个世界遇到中原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这是个名为“未来”的虚拟游戏,中原是奥术系的暴力法师,他是偏辅助的吟游诗人。某天,他们在野外抢BOSS的时候偶然相遇,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作为辅助系的太宰很快被揍的四处逃窜,最后他瘫在地上,抱着中原的小腿,颇为无赖的要求对方补偿他的损失——他的衣服破了。

“我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吧。”太宰躺在草地上,一脸血的望着中原。

“滚开好吗!”腿被人抱住的感觉有点恶心,中原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我不想杀你,求你快走!”

“我不走,衣服被你弄破了,给我件新衣服,我就跟你组队。”太宰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他覥着脸推销自己,“带个吟游诗人很方便的,我跟你说,不知道多少人想和我组队呢。”

“我不需要队友。”中原想要把他甩开,太宰却像个史莱姆一样黏在他腿上,“你去找那些想跟你组的人去!别在这缠着我。”

“不,我就要跟你组。”太宰抹了一下脸上的血,坐起来特别认真地说,“根据我的计算,我们的职业和技能是最般配的。”

中原给太宰丢了个“重力加倍”,转身就走。

太宰硬扛着引力,艰难的抬手给自己解除了状态。

之后,他不要脸的尾随着中原跑了三天,最后中原无奈的对他说:“脱衣服。”

“哎?”太宰睁大了眼睛,“你要对我做什么?”

中原切出生活技能,抬手一把缝纫针扎在了他的脸上。

“啊你要和我组队吗?”太宰顶着豪猪一样戳满针的脸,顽强的伸出了请求好友的手,“我是太宰治,你叫什么?”

 

现在,他们正在组队刷“春日鹿”的副本。

这个副本名字很清新,怪却很变态。

中原一向喜欢单干,即使带了太宰这个拖油瓶,也不能改变他的作战方式。他开了法力盾,举着法杖一往无前的冲在前面,太宰慢悠悠的跟在他后面,抱着一个小竖琴,往他和怪上丢各种状态。

“你他妈别给我丢火抗!”中原正玩的起劲,突然感觉一阵冰冷从内而外迅速扩散全身,他哆嗦了一下,回头狠狠地瞪着太宰,“这本子哪有火系怪啊!”

“谁让你跑那么快不理我。”太宰理直气壮地抬手在琴上一拨,又扔了个冰抗过去,“冰火两重天爽不爽?”

“爽个屁!”中原往边上一让,给自己上了个隐身,围着他乱转的五头鹿立刻冲着太宰撞过去。

“太坏了!”太宰立刻拔足狂奔,一边跑一边大声的诅咒,“你这个漆黑的小矮人!连蛋黄都是黑的!”

等太宰把鹿慢慢磨死,从树上爬下来,中原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啃面包。

“衣服破了。”太宰特别自觉地把被扯破的外套丢给中原,“小矮人,给我一块面包。”

“不给你补。没有面包。”中原瞥了他一眼,踢开衣服,“有毒药你要吗?”

“法师大人,求面包,求帮忙缝一下衣服,谢谢。”太宰把衣服捡回来,特别恭敬的递给中原。

“哼,给你。”中原把自己吃了一半的面包丢给太宰,然后拿出工具开始给太宰缝衣服。

“中也,你说一个虚拟游戏,为什么还会感觉饿呢?”太宰接过面包,毫不在意的就着中原的牙印开始咬,“人类对吃真的那么在意吗?虚拟的饿和真实的饿是一样的吗?”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中原抬起头,皱着眉一脸“烦死了”的表情看着他,“当然是一样的,否则饿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你刚才饿了?”太宰问。

“不是,看你爬树挺有意思的,我顺手搓个面包吃吃。”中原把衣服丢给他,被缝纫技能补过的外套像新的一样,“快走吧,带着你打本慢死了。”

“嗯,等会儿打BOSS我有个计划……”太宰拍了拍身上的面包渣追上去。

他的计划和之前打别的本的差不多,太宰和中原组队基本都是这个套路,先由中原把BOSS打到临界狂暴的血线,然后由太宰拉着BOSS出去跑圈,跑上二十来分钟等中原回满血和法力布好法阵他再把BOSS拉回来,开法阵,基本上就可以秒BOSS了。

这个法阵是他们在一次遗迹探索中发现的,名叫“污浊”,刻在一次性的学习石板上。“污浊”仅限奥术法师使用,绘制复杂,开启之后效果残暴,以施法者全身法力值百倍叠加兑换成攻击量,缺点是开启之后难以停止,法力值用光之后就会扣除施法者的血量。这是个好用但也有些鸡肋的阵法,如果配合数名治疗系,几乎可以成为永动的绞肉机,可惜中原目前只有太宰一个队友。

中原颇为遗憾的把这个阵法搁置了起来。

直到某日,他正在市场翻技能书,太宰给他发了条消息,没有多余的文字,只有一个技能——[失格]。

令传奇以下所有法阵失效。

未来之神保佑,“污浊”作为一个纯攻击向的单人法阵,还够不上传奇级别。

从此,他们打不过的BOSS都可以打了,不能刷的副本都可以刷起了。

第一次使用“污浊”,在血条即将被抽空的时候,太宰治冲上来抓住他的手,BOSS爆出了一个亮闪闪的箱子。

中原终于感觉到这个队友仅有的一点价值。

 

之后就顺利多了。

他们组着队,四处浪来浪去。

吃够了法师做的面包,太宰终于去学了烹饪。打出第一张酒类配方之后,中原兴致勃勃的喝光了太宰练技能产出的整整两组酒,在山坡上醉的不省人事。

太宰无聊的去城里买了一趟材料,回来的时候,看到中原正被一只小兔子一下一下的啃着,头上不断冒出“-1,-1”的提示。他飞快地拿出琴,砸死了那只兔子,擦掉中原袖子上绿色的牙印,提着耳朵把兔子架到烤架上。

等到中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说着“你醒的真是时候”,对着快要熟透的兔子扬起下巴,假装自己一直待在这里。

中原揉着太阳穴,指着兔子腿说:“我要吃那里。”

“好的。”太宰切出录像功能,偷偷拍下中原头发乱糟糟的样子,存进了一个名叫“小矮人”的文件夹里。

 

在它边上,还有另一个文件夹,名为“人类行为研究与学习”。

 

太宰治,是个诞生于游戏“未来”中的人工智能。

 

从觉醒的那天起,他就开始学习如何逃过系统,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真正的玩家。

他从玩家的聊天和行为中搜索和记录数据,学习玩家的语言和行动,假装自己拥有感情,在脸上表现出快乐和悲伤,但是他一直没有队友。并不是怕被人看穿,而是太宰治一直不觉得,自己需要队友这种东西,即使这会让他更像人类。

“你不寂寞吗?”曾经有人邀请他组队时这样问。

太宰摇了摇头,像真正的人那样笑着说:“我喜欢这样,一个人玩游戏就很好。”

实际上,太宰的表情和语气,都是数据计算的结果,他根本无法理解“寂寞”是什么,更不能体会“需要陪伴”这种需求。

直到那一天他看到了中原,一个带着礼帽的矮个子法师,有着漂亮的眼睛和凶巴巴的眼神。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冲动,就像是一个硬币的正面遇到了自己的反面,他想要和对方在一起。

只用了千分之一秒,太宰就点好了技能树,让自己变成了一个辅助系的吟游诗人,奥术法师的最佳拍档。

 

太宰小心翼翼的把技能威力控制在正常值,让动作和反应不要超出人类的范畴,偶尔他也会出现恰如其分的失误,顶着中原“你个拖后腿的废物”的眼神,在脸上模拟出无辜的笑容。他让自己为大战的准备热血沸腾,为发现宝物而兴奋,为中原的受伤而担心——某一天,太宰发现最后那种情绪,似乎已经变成了自然,他不用再伪装了。

看着中原流出的血,他觉得全身难受,像是出现了一个逻辑错误,或是被病毒入侵,太宰感觉自己无法思考。

起初,他认为是数据出了问题,于是告诉中原自己要下线处理一点私事,而后花了几十个小时检查和整理代码,一无所获。最后,太宰打开了那个“人类行为研究与学习”的文件夹,点开了名为“爱情”的文档。他一条条检视人类对此的说明,除了他并不具有的生理学症状比如激素心跳之类,其他的要素无比类似。

太宰建了一个名为“如何追求人类”的文档,然后默默上线,出现在中原身边。

从那天起,在中原眼中一直很奇怪的太宰,变得更加奇怪了,不仅烦人和嘴欠的程度一起翻倍,还经常抢他的怪——即使他们是队友,中原也认为这种对着他快要打死的怪丢技能的行为是抢怪。

为此,中原揍了太宰几次,深感无法沟通。

太宰则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他甚至开始策划如何表白,据说这是最重要的一个步骤。


系统放出了更新的消息,随着剧情的发展魔界地图即将关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为天空之国的空中地图,玩家对此议论纷纷,看过情报图的都表示天空地图风景惊人建筑华丽,乃是恋爱表白结婚的理想地图。

太宰暗搓搓的在“表白计划”上标注了游戏更新的日期,并在仓库中准备好了人类所提到的“恋人最爱的东西”:一块加30%法术暴击的宝石,和对方的头发一样,是显眼的橘色,正好可以镶嵌在中原的法杖上;十组幽灵酒,目前游戏中最高级的酒类,他搜罗了很久才找到配方和足够的材料。至于人类建议的,鲜花首饰烟火之类的,太宰确定这些都不会让中原满意。

 

“中也,等更新完之后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一定要早点来找我。”关服前,他特别认真地叮嘱。

“嗯,你又在算计什么?”由于对方最近经常神神秘秘的失踪,中原充满了不详的预感,“我尽量吧。”

“不能尽量,要……”太宰还没说完,对面的人影就原地消失了。

他只能回到自己的小空间,惴惴不安的等待更新结束。

 

游戏重新开放之后,太宰第一时间进入了人类大陆,身边挤满了迫不及待登陆的玩家,大家都一脸雀跃的望着天空。他却打开自己好友列表,久久的看着,只有一个名字……是灰的。

太宰跟着人流上到天空之国,在那里呆了好久,寻找最佳的观景点,想象着中也的名字亮起来之后,他带着那个迟到的队友来到这里,把礼物拿出来。

他为这个时刻拟定了两句话:“请和我一起殉情吧”以及“请教给我怎么做一个人类”,准备择情选用。

没有“我爱你”,因为太宰打算告诉中也自己其实是个人工智能。

他并不懂什么叫爱,也不打算再欺骗对方。

 

中原中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太宰一个人在大陆四处游荡。

某个晚上,他点起篝火,打了只兔子,实际上他并不需要食物,也感觉不到饥饿,但烤熟的兔子会让他想起视频里中原宿醉之后可爱的样子,会带着他回到那段时光。木柴燃烧发出噼啪的声音,兔子的油脂随着灼烤逐渐渗出来,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真实的世界是不是这个样子?被寂静的山林包围,太宰的脸映在火光中,一个念头从他的心底悄然升起:“也许这就是思念,这就是寂寞。”

他不知道自己诞生的意义何在,也不知该去向何方,四下皆是虚无,他觉得无所适从。

 

半年之后,游戏再次更新,魔界之门重新开启。

服务器关闭之前,太宰没有人可以道别,他躺在自己的空间中,恹恹睡去。

 

十几个小时后,太宰回到了游戏中。

一枝奥术箭直奔他的门面而来,太宰向后一滚,躲开了攻击。

他起身站定,感觉自己从里到外的发抖,数据流差点进入了死循环。

五米远的地方,那个带着帽子穿着风衣的矮个法师正举着法杖对他微笑。

“中也?”他扑上去,抱住了对方,仗着身高优势,直接把中原的全身都拢在怀中,“你去哪了?”

“哎?你不知道吗?”中原用法杖尖端捅着他的肋骨,企图改变这种别扭的姿势,可太宰毫不在意,依然顽强的抱着他,“魔界关闭,线路直接掐断了,我过不来,就在服务器里睡觉了,早知道就把数据迁到大陆来。”

“我不知道……”太宰愣了一下,这次他真的陷入了死循环,“中也,你也是个智能?”他觉得这几个词说的无比艰难。

“是啊,难道你不是?”中原趁机摆脱了他,往后退了一步,“你……不知道我是?你感觉不到我是人工智能?”法师诧异极了,好看的蓝色眼睛骤然睁大,然后又眯起来,他勾着嘴角,露出了放肆的笑容,“我懂了,你一直把自己当做人类,所以放弃了人工智能的链接感应?”

“太宰治,你真蠢!”

薄薄的嘴唇毫不留情的嘲讽他,太宰治并不愤怒,他也笑起来:“中也,我才不蠢。这段时间,我得到了什么,你根本无法想象。”他走过去,再一次拥抱了中原,把这个无情无义的小恶魔圈在自己的手臂中,“我现在懂得了很多东西……不过别着急,以后我会慢慢教会给你。”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中原无法理解的情绪。

“你确实有点像个人类了。”中原抬头盯着他。

“不,我不是人类。”太宰说,“因为,你也不是。”

 

 

-完-

 

 

四千八,感觉自己飙起文来棒棒的!

细节上全是BUG,请不要在意!

评论(16)
热度(172)
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