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小片段 1

又困又热,脑子都木了。

 @陆郎倚醉    点的太中灵魂交换的梗

 

  


 

中原对自己惊人的适应力十分满意,镇定自若地走出侦探社,用心模仿着记忆中旧搭档全身松懈的废柴状态,仿佛几分钟之前还在与陌生异能者生死厮杀的并不是自己。

 

他在这个身体醒来的瞬间,国木田似乎对隔壁搭档瞬间爆发出的惊人杀气有所察觉,从文件中抬起头,推了推眼镜,盯着他看了几秒。

中原扫视四周,嘴角抽了两下,然后放弃般直接把额头敲在了桌面上。

“……你又怎么了?”国木田习以为常叹了一口。

“有点事,出去一下。”口中说出不属于自己的声音,中原停顿了一下,起身往外走,由于对步伐估量的错误,他在门边绊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抬手扶住帽子,却只摸到了一手乱蓬蓬的头发,他只好顺势揉了几把。

“呵……”

身后传来一声并不惊讶的嘲笑,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灵魂交换?这是什么见鬼的能力?中原用三秒钟反省自己犯了轻敌的错误,然后站在街上仔细品味了一分钟新身体的感觉。他握紧拳头,又松开,往前跑了两步,又跳了跳,控制力和肌肉反射与原本的身体相差无几,爆发力似乎略弱一些。

 

等下是去先买个帽子,还是直接赶往城北,确认自己的身体安然无恙?

在难以抉择的纠结中,中原对着路边的帽子店看了一眼,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冲进了店铺,双手不受控制的握住了店里美丽的女营业员。

身体本能轻而易举的战胜了新来的灵魂的意志。

对着营业员惊讶的脸,他差点把脸扭成那副名叫呐喊的名画,才阻止了差点脱口而出的殉情邀请,改成了“请把那顶黑色礼帽那给我。”

 

“这条鲭鱼每天都在想些什么!”

对方残留在身体上的习性,令中原对太宰治的本性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同时也涌上了对自己本体的担心。

中原随手抢了一辆路过的机车,向着交战地飞驰,各种不美好的画面在脑中如走马灯般旋转播放,他努力压制着想要脱口而出的咒骂,一只手压着帽子,一只手扶着把手,专心致志的赶路。一路抢行猛拐,顶着太宰治的外表毫无压力地在街道上横冲直撞,恨不得能缩地成寸,瞬间移动。

直到遥遥地看到了那间废弃的厂房,中原猛地再次踩下油门,速度表的指针摇晃了一下,倏地转向了尽头,机车爆发出嘶哑的轰鸣,直接冲向了厂房的大门。

 

“太宰治!”他一扭把手,从车上跳下来,直冲向靠在墙边的人影。

来不减速的机车被甩到一边,车轮侧倒在地上,蹭出了两道长长的黑色橡胶印,直到撞倒一侧的墙壁,残存的汽油在碰撞中爆发出一团耀眼的火光。

 

“中也,你是来杀……不,你是想自杀对吧?”不远处升腾的火焰,爆炸的波动伴着热浪撩过空气,太宰背靠着墙壁,抬起头看了眼中原,发出一声嗤笑,“你居然还有空买帽子?”

 

中原皱着眉,扫了一眼四周,敌人已经便成了尸体,可太宰的状态也算不上好。

他有些不习惯在镜子之外的地方看到自己,额角和嘴边残留着血迹,却露出白痴一样的表情,帽子和外套都不翼而飞,衣服上也有不少裂口,露出了大半肌肤,有几道伤口还在往外渗血,虽然没什么致命的,却显得极为狼狈。

 

“你还真是废……”中原习惯性想要出言嘲讽,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有些喑哑,然后一阵莫名冲动从体内涌出来,他的下半身居然开始慢慢发硬——对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脸和身体?

 

几乎是瞬间,他就明白了所面对的情况,见鬼的身体记忆,见鬼的本能冲动。

中原咬着牙,狠狠地揪住对面那个人的衣领,仗着身高把他拎到几乎双脚悬空的高度,压在墙上,恶狠狠地说:“你他妈居然对我……发情?”


“什么?”太宰无辜的眨了眨眼睛,用对方的脸做出了一个小白兔般纯洁无暇的表情。

 


 

-没了-


评论(15)
热度(112)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