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圣者礼赞 1

  

  

——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

  

 

 

1

  

  

  

“我同意做个交易。”太宰治靠在椅子上,露出真诚的笑容。

 

检察官正站在桌子边上,和太宰的律师激烈争论着,听到他突然开口,两个人一起转头看向他。

 

“如果上庭,我不仅可以证明自己的精神问题,而且死掉的那个……哦,应该叫他被害者。”太宰歪着头,自下而上看着身边两位衣冠楚楚的职业法律人员,情不自禁的舔了下嘴唇,这个表情令检察官退后了一步,“众所周知,他是个人渣。”

 

“是的,警方应该已经在他的后花园挖出尸体来了。”他的律师飞快的接上,“所以你看,也许花费几个月的功夫,陪审团最后也不一定判他有罪。所以太宰先生应该直接送去精神病医院……”

 

“不,你这个建议很好,但是我现在还没做过精神方面的检查。”太宰打断了他的话,“以后也不会做。我可以直接认罪,作为交换条件,二级谋杀十五年,在赛尔维特监狱服刑。”

 

“太宰先生,我们应该……”他的律师颇为不满的想要说服他,这一次是检察官打断了他的话。

 

“这个条件做不到。”检察官生硬地说。

 

“是吗?”太宰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被押这几天他一直没办法洗头,卷曲的黑发更加凌乱了,“要知道我以前也是警察啊,虽然不……”他小声地嘟囔着,另外两个人都没听清。

 

“我认为我的当事人患有精神疾病,需要做一个测试。”律师显然认为医院比监狱好的多,坚持的强调着。

 

“不,这个我拒绝。”太宰挥了一下手,而后对着检察官开朗的笑了笑,“你们真的有什么可以百分百定我的罪吗,或者说,你们手里到底有什么决定性的证据?想想那些美丽的花,我刚才的认罪条件已经很有诚意了。”

 

检察官攥着手里的档案夹,默不作声。

 

“你准备的认罪协议,跟我提出的应该出入不大吧?”太宰抬起右手,用食指和拇指在自己眼前比了一个小小的距离,“即使有这么一点差距,难到不能调整一下吗?像我这样的危险分子,如果进了精神病院,说不定过个三五年就会被再次放出来呢。所以律师先生。”他把视线转向自己的辩护律师,“如果我被放出来也许会去感谢你的关照哦……”律师立刻脸色发白,一言不发的退到角落,太宰心情不错的把手托在腮上,指节在脸上弹琴般跳动着,“检察官,你怎么看?改一下条件,然后把认罪协议放在我面前,我们彼此都省时省力。”

 

四十分钟之后,他如愿以偿的在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被押往监狱的路上,太宰头抵着窗上的栅栏,望着飞掠而过的风景,低声哼着歌。坐在他对面的犯人狠狠地瞪着他,刚想要开口骂什么,太宰没有转脸,瞳孔倏地滑到眼角,斜斜的瞥过去。那个犯人像被突然扼住了喉咙,张着嘴巴,大喘了一口,惶然的看着他。

 

“呵。”太宰笑了声,继续看着窗外,呐呐自语,“……小矮人,居然都不来探望我一下吗?”

 

“那么接下来呢?”他把被镣铐锁住的双手举到嘴边,双掌合十,压在自己的嘴唇上,轻声的说,“你会怎么做呢,中也?”

  

  

  

 

-待续-

 

《自杀者之歌》后续的故事,被我搁置了一个多月的大纲OTZ。下午有私信问,写一小段放飞一下。(所以,跟我聊天是会有掉落的来嘛……花式征友中)


评论(5)
热度(74)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