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太中]圣者礼赞 2

#自杀者之歌.续#


2

 

 


枫树街的角落里有一家不起眼的小店,挂着旧货古董的招牌。

 

即使是白天,店里也显得有些昏暗,临街的落地窗上贴满了年代久远广告和招贴画。店里挂着盏泛黄的灯,国木田正倚着柜台整理货品,一边在厚厚的账目上写个不停,一边把计算器按得劈啪作响。

 

门被人重重的推开,随着令人难捱的刺耳摩擦声,上面挂着的各种铃铛挂件一起叮叮当当的响起来。这情况少见,熟客都知道店里的旧门脆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破,每次进出恨不得把门板捧在手心,像个玻璃饰品一样小心轻放。

 

国木田立刻抬起头看过去,一个戴帽子陌生的小个子从外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这帽子有点不合时宜,妆模作样。他立刻在心里下了判断。

 

小个子从凌乱的货架间飞快走过,长外套翻飞的衣摆几乎要挂到那些摇摇欲坠的货物。等走到他的面前,对方伸出戴着黑手套手在台面上轻敲。

 

国木田皱着眉,强忍着想要按住那只在眼前敲个不停的手的冲动,放下手中的笔,问:“你要买什么?”

 

“一个新身份。”小个子开门见山,毫不客气地说,“有人告诉我这里可以买到。”

 

“你走错地方了,我们这是正经的古董店。”国木田推了推眼镜,低下头继续算账目。

 

“我没走错。”小个子的手指又敲了两下,“我的朋友很可靠,而且我会看地图。”

 

“嗯,那也许你应该再去问问你的朋友。”笔尖在纸上滑了一下,他把一个2差点写成了7,田木国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直视这个陌生人,“我们这里没有你要的东西。”

 

来人哼了一声,沉默了几秒,开口说:“也许还有别的方法。”说完他把手伸到怀里。

 

国木田惊觉的抬头,往后退了一步,以为对方要掏出枪来。

 

“哈。”小个子对他的敏感发出了短促的嘲笑,接着把手拿出来,手指上夹了一张便签,用一种略微放硬的清晰声调说,“这个东西,给你们老板。”

 

国木田发现眼前的小个子突然变得气势惊人,要不是个子实在太矮或是柜台真的太高,也许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能顺势把皮鞋踩到柜台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问:“你的名字?”

小个子没说话,只是把手中的纸条挥了挥算作回答。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小店角落的阴影中,站起来一个人,披着短袍,揣着手臂,慢慢的踱过来。

 

“你是店长?”小个子转身看着说话的人,他似乎对自己才注意到店里还有另外的人有些惊讶,愣了几秒,而后把空的那只手按在帽顶上,对来人略略欠身,用一种彬彬有礼的语气说,“你好,在下中原中也。”

 

国木田忍不住在一边说:“怎么?跟换了个人似地。”

 

“他有实力解决我要的东西,我当然要客气一些。”中原中也转头对他说,“而你不能,这里能做决定的不是你。”

 

“中原先生,你很坦白。”店长走到中原面前,接过了他手里的纸条,那是一张狭长的传真纸,上面有一行手写的字。

 

“因为我时间不多。”中原扬了扬下巴,“怎么样?现在可以给我需要的东西了吗?”

 

“不要着急。”店长问,“你是Q的朋友?”

 

“严格来说,是曾经的同事。”中原虽然皱着眉,倒是认真地解释了,“我们关系不错。我真的很着急。”他又强调了一遍,这句话说得有点咬牙切齿,比起急着做交易,倒更像是要急着去揍什么人。

 

“应该是相当不错。”店长点头,把纸条收到袖子里,说,“多问两句,总是没错。你要什么身份?”

 

“神父。”中原飞快的说,“职业的,资深的,毫无破绽的,神父。”

 

一直站在旁边国木田忍不住别过脸,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可以。”店长思索了下,答应了,“就一个身份,还有别的吗?”他问。

 

“如果这几天有人打电话到教会找新的监狱牧师,我希望这个身份的名字能排在选择名单的第一位。”中原停顿了一下,又强调了一句,“最好是唯一一位。”

 

“我不会问你想做什么,但是……”店长的脸上一片平静,他陈述事实的说:“据我所知,监狱目前的那位神父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马上就会空缺了。”中原冷哼了声,压了压帽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面上,“按规矩现金交易,这里预付款,这里面有我的电话。”

 

店长站在那里有一会儿没动,似乎是在思索这笔买卖。

 

国木田欲言又止,店长对他摆了一下手,说:“把钱收起来。”然后他对中原点点头,“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好的。”中原没多说什么,转身往外走。

 

等到门又被重重的关上,累赘的饰物响成一片,国木田拿着那个信封,问:“为什么要做这个生意?”

 

“为什么不?”店长向那个暗处的角落走回去,坐回到单人沙发上,伸手从怀里掏出一盒火柴,划了下点亮了一边的烛台,然后从袖子里拿出那张纸条,放在烛火中点燃了。

 

“你注意到什么了?”他问国木田。

 

“他长得挺漂亮。”国木田说,“身手大概不错,看起来火冒三丈,但很镇定?真是矛盾。”

 

“那是一双杀人的手。”店长靠进沙发里,说,“确实漂亮。”


以一个前警察来说,漂亮的过分了。




-待续-



七夕快乐!


评论(2)
热度(59)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