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温赤]另一种可能

#高雷预警#

 

#渔夫温X卡车司机赤#

 

#高雷二次预警#

 

#真的确定要看吗?#

 


 

 

夕阳只剩一线余晖,卡车正沿海塘缓缓的开着,海风吹进车窗,带来潮湿的凉意。

赤羽穿着暗红色的背心,坐在驾驶位上,一手方向盘,一手夹着半只烟搭在车门上,目光循着码头挨次扫过。

 

温皇在码头系好渔船,光着脚挽起裤腿站在甲板上,把网中的鱼往箱子倒,抬起头正看到赤羽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过沙滩,往自己这边走来。他往远处看,那辆斑驳的卡车不知何时停在高处的堤坝上。

温皇拎起网,把网底最后几条鱼甩进箱子,然后拿起船帮上的毛巾擦了擦手,问:“赤羽大人怎么来了?”

赤羽皱起眉,抱起手臂站在离他那条快要散架的破船三米远的地方,一脸严肃的说:“路过,饿了,来找你吃饭。”

“嗯?你还真会路过。”温皇跳下船,把鱼箱搬下来,端到赤羽面前。

赤羽接过箱子,托了一把,扛在肩上,转身就走。

温皇把脚伸到海水中涮了涮,洗掉小腿上黏着的鱼鳞,穿好拖鞋,追了过去。

“今晚有卤肉饭吗?”赤羽侧头,看了眼赶上来与自己并肩而行的温皇。

温皇抬手敲了敲赤羽肩上的箱子,问:“我该说有,还是没有?”

“说有。”对方给了他一个不容置疑的回答。

 

果然,有。

 

晚餐时,温皇从冰箱里拿了份密封装的现成卤肉,倒在锅里热了热,随随便便的浇在米饭上,然后从鱼箱里挑拣了几条小鱼,简单收拾一下蒸熟上桌。赤羽什么都没说,干净利落的吃完了。

 

“你真是意外的好养。”看着干干净净的碗盘,温皇嗤笑了两声,示意对方洗碗,自己起身进了浴室。

 

等赤羽洗完碗去洗澡,热水已经不多了。他倒不太在意这个,只是狭小的浴室令人难以旋身,赤羽束手束脚的洗好头发,把身上的汗渍冲净,搭着浴巾出来。温皇一丝不挂靠在床上,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秒,立刻收回视线,继续戳手机的屏幕。

 

“温皇,你头发没擦干。”赤羽皱着眉,拎起搭在床边的毛巾丢在温皇头上,“枕头都湿了。”

“麻烦。”温皇伸手按住毛巾随便揉了两下,然后飞快把它甩到地上,“擦好了。”

“嗯?”赤羽用鼻音哼了一声,听起来颇有几分不满,“神蛊温皇?”

温皇把手机放在一边,抬起头,拉住了赤羽垂在身侧的浴巾。“你的头发也没擦呢。”他笑着,把赤羽拽向自己,伸出舌头在赤羽小腹的水珠上舔了一下,“还有这里……我帮你,嗯?”

 

赤羽觉得膝盖发软,他低头看见温皇埋首在他的下身,狭长的眼睛自晃动的额发间露出来,自下而上紧紧地盯着他,像爬行动物发现猎物的眼神,冰冷又危险。

 

“温皇……”他喘了口气,抓住温皇的头发,强硬的把对方拽起来。

“怎么了?”温皇站起来贴着他,嘴唇磨蹭他的脸,“不是挺喜欢吗?”

“都喜欢。”他咬住了温皇的嘴唇。

 

狭小的房间中,他们失控般的急切。


[这是被和谐的200字的马赛克……没什么好看的为求解禁就直接删了] 


等到情潮渐渐平复,温皇懒懒的靠在赤羽身上玩手机,头抵和赤羽抵在一起,整个人毫无保留的瘫着。

 

“你这破地方信号还挺好。”赤羽瞥了他一眼。

温皇装模做样的叹了口气,说:“渔夫也要知道天下大事啊。”

赤羽瞥了眼他屏幕上所谓的“天下大事”,沉默了几秒,问:“你待在这里,弄个破船,也没见打到什么像样的鱼,有意思吗?”

“你开个破卡车,也没看见拉着货,隔三差五的路过,有意思吗?”

“有意思。”赤羽把温皇垂下来的头发撩到一边,重复了一遍,“我觉得有意思极了。”

温皇戳着屏幕的手一顿,哈了一声,语气平稳的说:“那我觉得也有意思,极了。”

“所以,你不回去了?”

“为什么要回去?”

“我要回去,正好顺路。”

温皇没有开口,关掉手机放在一边,挪了下肩膀,在赤羽身上找了更舒服的位置,闭上眼。

“温皇。”赤羽叹了一口气,“如果我说,我需要……”

“累了,睡觉吧。”温皇打断了他,“明天再说。”

 

明天。

 

赤羽的卡车清晨便往小镇外开去。

在上国道前,车拐进了加油站。

 

“加满。”他打开车门跳下来,对着加油站的小弟示意,然后回头问,“我买点喝的,你要什么?”

 

副驾扔过来个放好了茶叶的水壶。

“热水,接满。”

 

 

-完-

 

 

 

赤羽扶着方向盘,用余光扫了一眼,看到温皇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好一会儿,赤羽感觉到温皇的呼吸逐渐平缓而绵长,他的睫毛不再抖动,身体也变得放松极了。

他在自己这边的车门上摸索了一下,把副驾的窗升上来,顺手调低了广播的音量。

 

温皇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赤羽大人,麻烦给换个台,听听财经。”

“你没睡?”赤羽愣了下,看过去,对方还是那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你开车我怎么敢睡。”温皇眼睛闭着,嘴却没有停。

“神蛊温皇,我技术很好。”赤羽的手指在方向盘上弹动着。

“赤羽大人不要趁机吹嘘。”温皇笑了笑,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他,“你的技术也就普通吧。”

“确实不如你技艺娴熟。”赤羽无视了对方的目光,不为所动的看着前方,过了一会儿,他认真的说,“你睡吧,路还远。”

“我怎么睡的着。”温皇毫无说服力的闭眼靠在椅子上,“何况也不远,我只嫌路程太短。”

“怎么,舍不得你的破船?”

“不是。”温皇叹了口气,低声说,“就像……”

“做梦一样?”赤羽问。

过了一会儿,对方一直无声无息,直到他以为温皇终于睡着了的时候,温皇突然开口了。

“如果另一个世界真的有个做渔夫的温皇……会怎样?”

“会快乐的。”赤羽说。

“不,温皇也许会成为渔夫,赤羽却绝不会做一个卡车司机。”温皇说得很慢,因为路面的颠簸,他的声音有些起伏和停顿,却并不会影响其中的情绪,“那样就不会遇到你。”

 

不会快乐的。他说。

 

赤羽啊了一声,不再说话,他没有问那个问题。

 

你现在呢?

 

快乐吗?

 

 

-真.完-

 

 

半个月之前写的小段,起因是拖我入金光的某人说最无法接受的就是渔夫温和卡车司机赤,然后我出于被她拖入北极冰原一个小冰窟的不满就写了……大约是厌倦了勾心斗角的权贵生活的温皇突然作妖跑去做渔夫,赤羽不得不费尽心思开着卡车把他拽回去的故事?


 
评论(6)
热度(17)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