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温赤]无题 R18

#想不出题目,简单的一个车#

#亲友想要的,甜的,日常的,办公室的,有西服的,车# 

 

 

谈判进行的不顺利,赤羽有些烦躁。切段视频,他让其他人抓紧时间休息,准备下一轮。走出会议室的时候,雨音霜正在里面忙着收拾设备和文件。“霜,去吃饭吧。”他说完,往办公室走去。

“军师!啊,今天的谈判结束了?”坐在外间的秘书看到他进来,匆忙的自屏幕后面探出头,“您有一位访……” 

急促的话语令他更感躁闷,赤羽皱起眉推开了门。“给我订份饭。”他打断了秘书的话,一边用手扯着领带,一边往里走去。


斜对的门口的沙发上,有个人正懒懒的靠着,对他一笑。

“不用订了。”温皇伸长了腿整个人像是失去脊骨一样歪斜着,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扣子,西服被他的坐姿弄得皱起一团。他手中捧着杯茶,另一只手上则举着手机,皮鞋的后跟在地毯上轻轻的磕着,显然已经等了很久,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赤羽嫌弃的瞥了他一眼,紧接着就看到了放在他办公桌正中的保温盒——居然是TM的粉红色。

“别那么看我,是凤蝶准备的。”温皇在他视线飘过来的时候立刻撇清。

 

难道不是你拎来的?赤羽冷笑了一声,懒得再和他说话,坐到桌边,打开饭盒吃了起来。早过了饭点,他饿得不行,拿起筷子吃的飞快,过硬的教养却没让他发出什么声音。炒饭的味道在办公室中飘散开,温皇装模作样的吸了口一气,感叹了句真香,接着继续低头玩起手机。

房间里安静极了,除了几乎难以察觉的咀嚼声,就是墙角的风水球嗤嗤翻卷着水汽的声音,薄薄的烟气顺着案几飘到地上,如延绵不止的轻梦,散落在空气中。


“进来一下。”赤羽盖上饭盒,拿起电话招呼秘书进来,把饭盒递给她。“洗了收好,等下让他带走。”小姑娘立刻点头出去了。

“赤羽大人,吃饱了?”等秘书小心的把门关上,温皇自手机上抬起眼。赤羽正在一角的小门后面洗脸漱口,听到他问,一边擦着脸一边走出来,打开了窗户。


微凉的夜风瞬间吹了进来,卷散了屋中的饭菜香气,只留下冷淡而空旷的气味,钢铁森林的漠然与灰暗像是被扬起的落叶纷纷飞进来,层层叠叠的压在房间中。温皇被寒气激得抖了一下,赤羽正站在窗口望着夜色出神,听到沙发那边传来响动,瞥了眼沙发上正在收缩的人影,嗤笑了一声关上窗。


“温皇!”他走过去,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的望着温皇,“你来干什么?”忙了一整天,赤羽的西服上也有了褶皱,但即使疲惫,他站姿依旧极为挺拔,带着强烈的压迫感。 

“送饭啊。”温皇眨眨眼继续往沙发深处陷去。

“起来!”赤羽抓住温皇的手臂,把他半拎着,拽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自己转到另一边坐下,敲了敲桌子,“你这回又在想什么?”

温皇靠着椅背,勉强坐直了一些。“不是我想什么,是你想什么。”他说,“你现在搞得这么疲惫,就没想过找找助力?” 

“你要和我做交易吗?”赤羽问。连日来的重压,令他的眼底有深深的疲惫,但也有抖擞的斗志。

温皇双手做成一个三角,支在下巴上,思索了一下,说:“你想要和鲁氏合作,是为了他们的技术吗?”

“技术,专利,人才,实验室。”赤羽点头,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与其自己投入大量精力研发,不如与合作。

“我猜你要和他们合作成立一个新公司对吧?”温皇接着说,“你肯定不能拿西剑流本部出去,不能给他们机会进入你自己的商业系统。”

“我本意也不是要帮鲁家做大。”赤羽对温皇并无隐瞒,“当然不会让他们的人进入西剑流的管理层和关系网,现有的企业,渠道,全都不会拿给新公司。”

“那他们为什么要和你合作?”

“鲁氏很着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赤羽皱着眉,说,“总之他们急着要进入市场,除了西剑流,也没有别的更好选择了。”

“条件谈不拢?”

“谈不拢。但是他们还坚持要谈。”

“你不也还没放弃。”温皇笑了笑,自衣袋里拿出一张被折成四分之一大小的纸,推到赤羽面前,“我去查了点东西。”

赤羽接过,打开来认真的看了几分钟,又把纸叠好,送了回去。“下次这种东西直接发邮件就行……”

温皇随口接了一句:“主要是找个理由来见你。”

“说正事。”赤羽揉了揉额角,觉得头开始痛起来。

“鲁氏不过是块敲门砖,他们……”温皇的目光似是无意地落在他紧锁的眉心,手指在桌面上飞快的弹了两下,“你要是不拿点东西出来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你要真的拿了硬货出来,也不行。”

“没错。”赤羽的手还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我有一个方案。”温皇说完,赤羽立刻瞥了他一眼,仿佛在等着他从什么地方掏出第二张纸来,“已经发给你了,在你吃饭的时候。”温皇晃了晃手机,“你拿还珠楼的渠道去合作吧。”

“嗯?居然舍得把还珠楼拿出来?”

“我们是商业企业,没你们西剑流那么多顾虑。”温皇对他怀疑的眼光报以真诚一笑,“商业企业嘛,就是越合作越强。他们想打开市场,必然无法拒绝。”

赤羽此时已打开电脑,开始发看温皇发来的合作方案。

“还珠楼这边,一是他们抢不走,二是我也不怕别人来抢。”温皇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发亮,倒有点颇为期待的感觉,“另一方面,日后你要是走到和他们翻脸的地步,由还珠楼出面也比较方便,卡住市场把新公司慢慢耗死就是了。”

“倒是考虑的远。”赤羽的目光没有离开屏幕,仍在仔细研究收到的文件,过了两分钟,他抬起头问,“这方案……酆都月写完后你看过吗?”

“是我口述的。”温皇挑眉。

赤羽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这算是同意了?”

“你的还珠楼,你要拿去做饵,我有什么不同意的。”

“那就这么定了。”温皇起身,绕过桌子,走到赤羽身侧,伸手合上了他的笔记本。

“我还没看完。”赤羽不悦的想要再打开。

温皇压住了他的手,说:“都看两遍了还没看完?”

赤羽额角抽了一下,觉得刚刚缓解的头疼又开始了。“明天还要接着谈,你这个计划是新的,有些……”他未说完,就被连人带椅子转了个圈。

温皇伸手推了下椅子,转椅下面的滑轮在地毯上安静而迅速的滑动,液压轴转了半圈,他一只手压住椅背,另一只手按住了赤羽的肩膀。

“你需要休息了。”他盯着赤羽眼下的阴影,一字一顿的说。

“不……”赤羽抓住温皇的手,用力掰开,半抬起头,用泛起血丝的眼睛紧紧盯着他,“我说的不,你听清楚了吗?”他说的很慢,也许是头疼,也许是连日来的疲惫,刚刚才稍息的烦躁再次燃烧了起来,像荒野上疯狂反扑的火,一发不可收拾。“温皇,你自己先回去吧。”


不可描述的传送门:


简书


我真是,既不擅长日常,也不擅长车……OTZ



评论(5)
热度(58)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