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温赤]第六之书.A

#奇幻设定#

#法师温皇,剑士赤羽#

#写着玩,不一定有下文#



1

 


 

风卷着尘沙与枯草,掠过荒原,自西向东。

天际线上,蔓延的暗灰色浓云层层叠叠的堆积起来,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逼近。

“云兽要来了。”赤羽站在一棵枯死的巨木枝头往远处眺望,风把他的披风吹得哗哗作响,“走吧,你还没歇够吗?”他低头望向坐在树下的温皇。

温皇的掌心有个跃动的小火球,烧着他另一只手里提着的小铜壶。这是赤羽在上一个城镇的铁匠铺里打造弓箭时,温皇蹲在角落的杂物堆里翻出来的,作为订制两百枝复合金属箭的赠品,被他一边说着“没白来”一边收进了储物袋。

“水快开了。”壶嘴已经冒出白烟,温皇仔细的调整着火球的大小,“喝杯茶再走嘛。”

“别磨蹭,另外……你这个火也太小了。”赤羽从树上跳下来,劈手夺过温皇手里的壶,直接把手覆上去,壶里的水飞快的鼓噪起来。

“赤羽大人好厉害。”温皇随口称赞着,接过水壶,倒进一边早就准备好的茶具里。

“少说没用的,快点喝,快点走。”赤羽说得很急,却还是拿起了温皇沏好的茶,送到嘴边。

“味道不错。”他说。

“是吧?”温皇笑起来,毫不客气的自吹自擂,“主要是水好。”

赤羽喝了一口茶,补充道,“火也好。”

 

 

2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月城北郊的林地。

彼时赤羽正在森林狼尸体的肚子里摸索,撸着袖子,满手是血。他听到背后渐近的脚步,立刻转身,一只手托着刚掏出来热乎乎还在滴血的狼肝,另一只手就要去摸腰间的刀。

“我只是问路。”从密林阴影中走出来的蓝袍男子看到他戒备的样子,立刻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探开双手,微笑着以示无害。

“你是个法师?”赤羽打量了一下对方花纹繁复的长袍和手里缀着闪亮宝石的扇子,放开了刀柄。以他们现在的距离,再厉害的法系也讨不到便宜。

“算是吧。”蓝袍的法师点头,用扇子比了比他手里的狼肝,说,“再不收起来要凉了。”

赤羽哼了一声,拿出画着符文的皮口袋把肝脏装进去,扎紧束口。

“洗洗手吧。”

一个剔透的水球从对方的指尖慢悠悠的飞过来。赤羽没说什么,把血淋淋的手伸了进去,冰凉的感觉在指缝间卷过,水球瞬间变成了一团粉红色的雾气,散向林间。

“多谢。”赤羽放下袖子整理好衣服,问,“你要去哪?”

“我听说这片树林里有一片没有植物的焦黑空地,被称为枯月之心?”法师的羽毛扇一下下蹭着下巴,“剑士大人,你知道那地方在哪里吗?”

“我知道。”赤羽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右后方,“往这边走。”

“多谢。”法师行了个礼,朝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赤羽扫了眼地上开膛破肚的森林狼,皮毛已被焰气燎得焦黑,没什么可以拿的东西了。他抬手擦掉刚才溅到脸颊上的血,往法师刚才走过的地方跟上去。

听到脚步,法师停下来,转身看着拨开灌木走来的剑士。

“哎?你也要去?”

“是的。”

“那一起走吧。”法师把扇子放在前胸,微微颔首,“神蛊温皇。”

“赤羽信之介。”赤羽点头,与他擦肩而过,衣袍翻飞,脚步未停。

温皇笑了一声,追上去与他并肩。

“赤羽大人气势骇人,没想到名字这么朴实。”

赤羽斜着撇他一眼,反唇相讥:“你这个斯文的法师,倒是有个惊天动地的好名字。”

“嗯,都是一样般配。”温皇说着,正要扇子拨开挡路的树枝,剑光一掠,树枝已被砍断在地。

赤羽把刀还鞘,对温皇扬起下巴。

“不一样。”

 

 

3

 

 

勒丁群岛是龙的故乡。

“好想要一只龙啊。”温皇站在海边,海风把他的袍子和头发一起吹的乱七八糟。

“并没有龙法师这种职业。”赤羽正往船梆的裂缝处补木板,他不费什么力气,就把铁钉敲了进去。

“从我开始就有了。”温皇望着天际线,那边正有橙红的夕阳往下坠。

“这个方向没有龙,勒丁要从南岸走……”赤羽又拿起了一块木板,继续敲,“温皇,你还记得我们是要去阴影边界吧?”

“嗯?”温皇歪过头,无辜的对他眨眼睛。

“我们答应了俏如来,去那里修补裂痕的。”

“答应的人是你,不是我们。”

“我答应了俏如来要去调查,你同意和我一起去。”

“那不一样。”温皇用扇子遮住下半张脸,“赤羽大人是要去拯救世界,我只是陪着你旅行而已。”

“随你怎么说。”赤羽已经钉上最后一块木板。他掸掉衣服上的木屑,对温皇招手,“好了,来画法阵吧。”

“所以我们一定要坐这条破船吗?”温皇走过来,漫不经心的从储物袋里往外取笔和墨水。

“血龙木的船,再破也比别的船好。”赤羽在修补过的位置上拍了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对他做了个格外倨傲表情,“赶紧干活,我还急着拯救世界呢。”

温皇把笔伸进墨水瓶里沾了下,慢悠悠的在船身上绘了一条卷曲的金色弧线。

“我在镇子上订的软床还没送来呢。”他又沾了点墨水,继续描绘阵图,“世界什么,就让它等着吧。”

 

赤羽站在旁边,看着他拖延意味明显的绘制速度。

夕阳在暗沉的海面上辟开出一道明亮耀眼的光路,绵延到视线的尽头。浪潮拍打着沙滩,海风带着独特的腥气,这预示他们即将前往的海域十分危险。

“也许我们确实应该先去勒丁。”太阳快要在海平面消失的时候,赤羽开口说,“给你抓一条龙。”

“嗯?”温皇立刻停笔,“你也要抛弃世界了?”

“不是,我觉得按照这个进度,骑着龙直接飞到边界可能更快。”

温皇想了想自己坐在龙背上,巨龙的脊骨随着它挥动翅膀的节奏起伏,而他不得不在高空飞掠的气流中颠簸穿行的样子,飞快的拒绝了这个提议。

“我对骑龙旅行没兴趣。”他说。

“那你要龙做什么?”

“因为还没有过被龙认可的法师。”温皇转头继续画他的阵法,速度依然堪堪踩在令赤羽发怒的边缘上。

 

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被龙认可的人类了,以至于人们都快忘了巨龙是可以成为同伴翻山过海,而不是一种神魔般的传说生物。

夜色降临,最后一点光芒已经消失在远方,温皇施展了照明法术,暖黄色的光球在他们身边轻轻飘浮。空旷漆黑的海滩上,这点亮光像萤火般微弱,仅仅能照亮他们四周几步的范围。

赤羽抱着手臂,想了一会儿,说:“温皇,等到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去找龙。”

“很好,就这么说定了……完美!”温皇把外围的线条连接在一起,退后半步,看了看完整的图案,然后接着画下一个。

赤羽嗤笑一声,说:“你对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倒是热衷。”

“怎么会没意义?”温皇直起身,伸展了一下脊背,在他身侧的沙滩上留下了一个扭曲的影子。他活动着握笔太久有些疲惫的手指,笑起来:“不管怎么说,作为赤羽大人口中邪恶的蛊师,我还是很想研究一下龙的。”






-未完-



起先只是写个小片段自娱自乐,尝试下轻松明快简洁的节奏。亲友说想看温赤互相吐槽名字的情节,于是就往下又写了一点。



评论(8)
热度(15)
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