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短天长

[温赤]一个小段

友K一直说想看《愿者上钩》的后续,给她写了一个可爱的小片段



#



赤羽靠在床头,紧紧盯着坐在一边看书的温皇。

“赤羽……你是想要小便吗?”温皇没有抬头,“怎么不睡了。”

“不是,睡不着。”赤羽问,“我什么时候可以从这张床上下去?”

温皇的目光终于从书上挪开,看向脸色依然青白的和尸体差不了多少的赤羽,问:“你要做什么去?”

赤羽毫不犹豫地说:“搞事。”


西剑流的军师说要搞事,那就一定是要搞事的。

可惜他伤还没好,下不了地,出不了门,只能让温皇给他在床上加了个小桌子摆上电脑,对着屏幕,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搞。


赤羽的眼睛被屏幕照的闪闪发亮,温皇拿了一个计时器放在他手边。

“我出去一趟,你只能看一个小时,然后就要休息。”

“你怀疑本师的自制力?”赤羽极为不满,直接把计时器丢进了墙角的垃圾桶。

“绝不怀疑。”温皇的脸色平静极了,“我领教过你惊人的自制力。”他走到墙边,从桶里拿出计时器擦了擦,“既然赤羽大人不需要,那我就把它拿回厨房去了。”

对方用鼻子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赤羽确实没有夸口。


温皇回来时候,赤羽已经躺在床上睡熟了。他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床头监控器上的数据,一切正常。红发的军师闭着眼睛,呼吸很轻,凌厉的五官柔和许多,加上伤势带来的虚弱,令人产生温顺且无害的错觉。

温皇站在床边静静的观察一会儿,转身走到旁边的书架上抽了本书,在扶手椅中坐下,认真的看起来。


赤羽再次醒来的时候,温皇正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蜷着双腿从扶手椅俯身到矮几上写字,仿佛一条被人打折了脊椎的美人鱼,顽固的赖在礁石上不肯下来。

钢笔沙沙的在纸上摩擦,还有偶尔用力过度,透过那两张薄薄的纸,敲到玻璃时的轻响。


“你不累吗?”赤羽无语的看了一会儿,问他。

“还好。”温皇依然躬身埋头,整个上半身都撑在手肘上,笔动的飞快。

等到赤羽摘掉身上粘着的贴片,像揭一张放了好几天又被踩了好几脚的馅饼般艰难的把自己发僵的身体从床上挪下来,走过去的时候,温皇已经把一整张纸都写满了。

赤羽低头看了眼,字母和数字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总归是个什么公式。

“谁让你下床的?”温皇开始写第二页纸,随口指责道,“你这个病患也太不配合了。”

赤羽坦然的说:“我尿急。”

“快去快回,别摔倒了。”温皇依然没有抬头,笔尖之下的字符像流水一般在纸上顺滑的铺陈,“需要帮助就喊我。”

医生的态度十分敷衍,赤羽却觉得机会难得,立刻转身走了。


等到温皇把两页纸都写满,甚至翻过来又添了几行,据说尿急的那位患者都没回来。

“赤羽?尿不出来我帮你插管。”他盖上钢笔,从盘踞多时的椅子上下来,因为腿麻,不得不在原地慢慢的活动脚踝,跳了几下。“好吧,别乱动我东西。”温皇一边高声说着,一边把稿纸收好,往客厅走。

他走出来时,赤羽正坐在吧台边上摆弄一把手枪。

“……乱翻人抽屉不好。”温皇装模作样的抱怨着,走上前去,想要伸手拿过来。

赤羽扣下保险栓,双手握着枪,用堪称示范的姿势把它平举到眼前。

“来,给本师说句好听的,神蛊温皇。”漂亮的右眼自准星的缺口中紧紧锁着温皇,和充满威胁的动作不同,他的话语中全是笑意。

“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温皇伸手握住枪管,俯身往他近前凑过去,“拿着枪就以为控制了全世界,呵。”

那声轻笑意味深长,带着点缠绵的尾音。

赤羽松开手,任凭温皇拿走了他的枪,双手则顺势揽上了温皇的腰背,把对方压得离自己更近了一些。

“之前也有人这么跟我这样说话,你知道他们最后都怎样了吗?”赤羽贴在温皇的脸上,用鼻尖轻轻蹭着,这姿态亲昵极了,简直要让人忽略到他话语中赤裸裸的威胁,“说不定有些人,你还认识。”

“这话赤羽大人说出来确实很有说服力,比如……你的BOSS?”温皇笑了笑,歪过头去找他的嘴唇。

赤羽啧了一声,对温皇提起这件事表示不满,然后用一个令人窒息的热辣亲吻回应了对方。


等到这个吻结束,他们已不知怎么滚到了沙发上。

“我要去杀人。”赤羽艰难的用手肘撑着身体,防止自己像一块瘫软的年糕般整个贴在沙发垫子上,温皇趴在他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对他的嘴唇又吸又舔。“你压到我伤口了……”他皱着眉,想要把温皇推起来。

“没有,别怀疑我的专业素养。”温皇说着又在他饱满的下唇上吮吸了一口,随口说道,“赤羽大人打算用什么来杀我,嗯?”

赤羽歪头躲开他,说:“我要出去。”

“按照专业,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温皇趁机把脸埋在他露出来的颈窝里,声音变得有些发闷,“你要出去,明天就可以了。杀人,不行。”

“不行?我的方式就这样,与其打草惊蛇,不如直接干个大的。”紧贴着皮肤的热气令人发痒,赤羽难耐的再次想要揪温皇起来。

温皇笑起来,两人贴的太近,以至于连带着赤羽的身体也随着他一同颤动。

“赤羽大人的方式……”温皇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住,从他身上爬起来,脸上还挂着未退的笑意。

赤羽扬眉瞪了他一眼,问:“怎么,你还有意见?”

方才的连番动作,赤羽苍白的脸上沾了点醉人的红晕,令他凶狠的眼神打了折扣,口气倒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势汹汹。

“没有。”温皇一脸正色,飞快点头说,“那就去杀人吧。”

说完,他从沙发上起身,对依然躺着的赤羽伸出手,眼中闪着光,言语中带着遮不住的轻松雀跃。


“杀几个人,让那些家伙去头痛,去猜好了。”


无论是这个方式,还是这个人,神蛊温皇都中意极了。




-没了-


评论(7)
热度(47)
请勿转载